第2400章 黑夏天也是一种产业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蓝伊人开车载着夏天,徐徐在江海市的街道中穿行着。

    “那个什么百富榜又是怎么回事?”

    夏天一脸疑惑地看向蓝伊人,“哪个白痴整出来的,为什么我会上榜?”

    “也是那个人排的。”

    蓝伊人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上周刚出炉的,最早某个短视频平台的营销号发布的,之后忽然火了,不少纸质媒体就跟着转载了。”

    “不对啊。”

    夏天微微皱起眉头,有些奇怪说道:“如果网上有我的消息或者资料,乖宝宝应该会第一时间删除才对。”

    蓝伊人点点头,随即解释起来:“一般来说是这样,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

    那些人并没有泄露你的敏感信息,只是给你增添很多不实信息而已。”

    “这有什么不一样。”

    夏天一脸不满:“直接封了不就行了。”

    “还真有点不一样。”

    蓝伊人稍稍考虑了一下,不过她并没有跟夏天解释过于复杂的概念,只是简单地说道:“你可以当作发布这些消息的人有些特别。”

    夏天歪了歪头,盯着蓝伊人的眼睛:“有多特别?”

    “你去看了就知道。”

    蓝伊人笑着回答。

    “小伊伊老婆,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哑谜了。”

    夏天撇了撇嘴,“如果那个人并不特别的话,晚上你必须多学两个姿势。”

    蓝伊人俏脸一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就是想借机欺负我吧。”

    “那不管。”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反正是你跟我打哑谜的。”

    蓝伊人没有再辩解什么,只是把车开到了一个创新科技园区,这里应该是新兴中小企业的创业基地。

    一栋大楼中,每一层都有很多工作室和小型公司,他们的创始人都是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蓝伊人带着夏天乘坐电梯来到了五楼,这里同样有无数的小型公司,大部分是近些年的新兴行业,比如短视频创作、网络小说,剧本杀以及网络大电影等方向。

    “这是神医集团跟官方合作的一个项目。”

    蓝伊人一边走,一边给夏天科普道:“我们提供资金、渠道还有一些资源,官方会给出不少优惠政策……目前来说,整个园区已经有两百多家新兴的……”夏天打了个呵欠,有些无语地说道:“小伊伊老婆,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对这方面没有半点兴趣,你跟我说得再详细,也没什么用。”

    “只是顺口跟你汇报一下,谁让你才是神医集团的幕后大BOSS呢。”

    蓝伊人笑着调侃了一句,随即指着远处一家刚成立的小公司道:“就是那家小公司,他们以拍摄短视频为主,也兼营剧本杀、网络短剧……最近风头很盛,听说手底下已经有好几个上千万粉丝的网红帐号了。”

    接着笑了一下,冲夏天说道:“其中粉丝最多的帐号,叫做霸道总裁夏神医,好像全网三千万粉丝了。”

    “什么鬼?”

    夏天顿时皱紧眉头。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蓝伊人笑了一声,带着夏天直接走进了那家名叫【纯内涵】的小公司。

    这家公司,有三个创始人,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员工也不多就五个,同样也是刚大学毕业,甚至还没毕业的女孩子。

    此时,公司正在开会。

    其中一个穿着前卫,满脸英气的绿裙美少女正在发表讲话。

    “最近,我们公司的业绩一起在高速增长,但是还远远不够。”

    绿裙美少女一脸豪迈地表情,指着与会的众人,有些苦口婆心地说道:“你们的创作心态还是太保守了呀,你们到底怕什么呀。

    这几期的剧本完全不够味儿啊。

    短视频就是要土,就是要尬,就是要无脑……不然谁看啊,要逻辑,要画面,要剧情,我去看电视剧电影不好吗?”

    “可是,也不能毫无没有逻辑吧。”

    其中一个还在念大三的女同学有些心理障碍:“而且,我们的剧本都集中在黑神医集团,还有那个夏天身上,会不会出事啊。”

    “能出什么事!”

    绿裙美少女一脸不屑,语重心长地说道:“神医集团就是风评太好了,几乎没有任何负面的消息,所以导致它正面评价很不可信。

    这其实就是一个风口,我们就拍神医集团的负面,当然是杜撰的负面,而且是很无脑的负面,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我们在尬黑,这样在某种程度上,反而让那些正面事件显得很有可信度了。”

    这时候,又有一个女员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就是怕万一黑得太狠了,被神医集团告了怎么办?”

    “放心,不会告的。”

    绿裙美少女神情相当自信,摆了摆手:“先不说神医集团会不会留意到我们这个小公司,就算留意到了,大不了把视频删了嘛,他们不会为难我们的。”

    女员工们有些无法理解绿裙美少女的这种迷之自信:“柳总,你怎么就那么确定啊!”

    “就是,我可听说神医集团的法务部非常厉害。”

    “对对对,号称江城必胜客呢。”

    “……”“我说不会就不会。”

    绿裙美少女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笑着说道:“看来有必要跟你们科普一下,公司创始人跟神医集团老总夏天的关系了,给你吃一颗定心丸。”

    这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什么关系啊?”

    “嘿嘿,说出来吓死你们。”

    绿裙美少女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微抬着头,都没有注意到员工们脸上的惊愕神情,仍旧自顾自的说道:“比如说云小冬云总,她的养母也是夏神医的小老婆,夏天那相当于她爹,这关系不够铁吗?

    更别说石纯石总了,她姐姐也是夏神医的小老婆,她自己更是立志要做夏天的小小老婆。

    所以我们公司简直百无禁忌,反正黑神医集团、黑夏天的人一直存在,那为什么我们不去黑,把这么大的利益空白留给外人呢。”

    这时候,一个女员工好奇道:“云总的养母和石总的姐姐难道是同一个人?”

    “咦,你这话倒是猜对了。”

    绿裙美少女点了点头:“就是同一个人,叫云清,当年可是个有名的大律师,大美人啊,可惜便宜了夏天那色狼。”

    “那你跟夏天有什么关系没有?”

    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再次问了起来。

    绿裙美少女仿佛触到了G点,一下子兴趣起来了,冲员工们大笑着说道:“那当然有了,我柳涵是什么人,不但手眼通天,而且护身符也是牢不可破。

    我姐姐柳云曼,我姑姑柳梦,那可都是……”说着说着,她忽然停了下来,眼睛瞪得愣直,额头开始渗出了汗水。

    “那什么,我尿急,先走一步!”

    绿裙美少女瞬间变了脸色,整个人动如脱兔,抬腿就窜向会议室的后门。

    “今天别说尿急,就算你妈死了,你也得给我老实呆着。”

    夏天身影一闪,抬手就把她给抓住了,冷冷地说道。

    绿裙美少女扭头一看到夏天的脸,顿时哭了出来:“什么,我妈死了?

    呜呜呜呜,我必须回家奔丧了,再见。”

    “奔你个头,给我老实呆着!”

    夏天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爽地说道:“柳涵,你胆子涨了不少啊。”

    柳涵扑通就给夏天跪下了:“没有没有,我的胆子向来很小,姐夫,姑夫,你千万别吓我,我会突发心脏病猝死的。”

    “你觉得在我面前,你死得了吗?”

    夏天撇了撇嘴:“还是说你真的想死一死?”

    “哦,好像是死不了。”

    柳涵想起来夏天可是天下第一神医,起死回生都是小事,于是直接躺平了:“我柳涵就躺这儿了,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过开公司是石纯和云小冬的主意,我也是受到她们两个人的胁迫,才不得已加入了,不然她们说会整死我。”

    夏天笑嘻嘻地看着柳涵:“你刚才好像很兴奋啊,一点也不像是被胁迫的。”

    这会儿,蓝伊人挥手把会议室里其他人都叫了出去,顺便做了隔音处理。

    “啊,不是,我绝对一点也不兴奋。”

    柳涵从地上爬起来,冲夏天发誓道:“姐夫,你可知道我对你多么尊敬吗。

    当时石纯和云小冬逼我这么做的时候,我非常的痛苦。

    她们怎么能如此污蔑、诽谤我亲爱的姐夫,敬爱的姑夫,那可是我心中的太阳,永远的神……”夏天瞪了柳涵一眼:“你信不信,再多废话一句,我直接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哎呀,好了,我错了,我认罚!”

    柳涵见自己所有的手段都不管用了,只得放弃所有抵抗,跪得恭恭敬敬:“我任你处置,绝无怨言。”

    夏天淡淡地问道:“公司,是谁创立的。”

    “是石……好吧,是我。”

    柳涵本来还打算推锅给石纯和云小冬,被夏天的眼神一瞪,立时说了实话:“我打算出国留学来着,我妈不打算给我钱了,那我肯定得创业赚点钱啊。

    正好,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有人拍视频暗挫挫地黑姐夫你,而且粉丝还不少,赚了不少钱。

    我觉得嘛,这也是商机啊,反正总有人黑,那还不如让我来黑,黑姐夫你,谁有我专业。”

    夏天对此不置可否,又问道:“那为什么拉纯丫头还有云小冬入伙?”

    “那不是很显然的话,我一个人干,被你知道了,那不是死定了。”

    柳涵嘻嘻一笑,不无狡黠地说道:“我就想多拉几个人入伙嘛,像蓝姐姐啊,伊姐姐这些肯定不行,她们都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也控制不住。

    那就只剩下石纯和云小冬她们喽,刚好跟我年纪差不多,她们也早有黑你的心思,听说黑你能赚钱,那答应得叫一个飞快,甚至公司的名字,还有注册资金都是她们两个出的。”

    夏天又询问了柳涵几句,基本上可以确认一些事情了。

    “姐夫,你不会真生我气了吧?”

    柳涵可怜兮兮地看着夏天,“大不了,我把赚得钱全给你了。”

    “你想赚钱是吧。”

    夏天撇了撇嘴,冲蓝伊人道:“给涵丫头在砖厂找份事儿做,什么时候搬砖赚到了一百万,什么时候放了她。”

    “搬砖?

    搬一百万?”

    柳涵直接吓得崩溃了,“姐夫,你这是要我死啊。

    你忍心看这白嫩嫩的双手,去日晒雨淋的砖地搬砖吗?”

    夏天笑嘻嘻地回答:“这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