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9章 我觉得很舒服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你搞什么,选一个外人!开什么玩笑!”

    胡化雨的亲爹第一个不答应,站起来反驳道:“而且还是一个对我们胡家怀有敌意的外人,你哥还有曹医师都被他打了,你不想着报仇就算了,竟然还想让他当胡家的家主?”

    “奶奶之前就说过了,与会的人,就有资格竞选家主。”

    胡化雨一脸认真地说道:“夏天是爷爷的徒孙,也不算是外人,大哥和姓曹的完全是咎由自取,怪不了夏天。”

    “你!简直是……”胡应雄实在想不到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这个儿子,气得直接爆粗口:“你就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贱种!”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如果他是贱种,那你是什么?”

    “这……”胡应雄瞬间语塞。

    胡应宝接过话头,同样是旗帜鲜明的反对:“夏天如果承认自己是万先生的徒孙,那我们自然无话可说,但是他并不承认,所以他跟胡家的关联其实是不成立的。”

    “好了,不要在无谓的事情上争论。”

    胡老太太有些不满地瞪了她这个儿子一眼,随即说道:“胡家的祖训便是如此,只要跟胡家有牵扯,又有人推荐,就可以参加家主的竞选,有意见的可以去月方源跟蛊神婆婆说去。”

    这话一锤定音,即便还有人无法认同,但也不敢再借题发挥了。

    “我对什么家主没兴趣,别拉上我。”

    夏天摆了摆手,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就是过来吃个饭,顺便看看热闹。”

    艾伦这时候笑着冲夏天道:“有没有兴趣都可以试试,而且你也未真能当上,想看热闹,坐在最前排才能看得最真切。”

    “二师傅,你是不是在打什么歪主意,想坑我?”

    夏天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艾伦淡淡地说道:“你这么聪明,谁能坑到你?”

    “这倒是。”

    夏天点了点头,“不过,二师傅你别以为用这招就可以套路我,我说了不感兴趣就是不感兴趣。”

    胡老太太本来还想劝一劝夏天,不过听到他如此坚决便说道:“既然你如此坚决,那老身也不强人所难了。

    化雨,最后一个人选还是由你来吧。”

    “是,奶奶。”

    胡化雨点了点头。

    这时候,有些人才反应过来胡化雨这应该是用了以退为进的战略,他本身是私生子,如果自己提名自己的话,绝对会有人提出异议,而且他们父子一同竞选,也会存在争议。

    于是他先抛出夏天来,引起大家的一致集火,而夏天本人也没有兴趣,然后他再占去夏天的这个名额就顺理成章了,别人也不好再反对。

    “这小子不简单啊。”

    艾伦也想明白了,冲夏天道:“你被人家利用了。”

    夏天轻描淡写地说道:“二师傅,你才是被人利用了,还记得你过来是要干什么的吗?”

    “呃?”

    艾伦愣了一下,接着恍然回过神来,自己不是过来找杀手的吗,怎么莫明其妙就成了胡家家主的主持之一?

    “好了,现在就确定了三个人竞选家主之位。”

    那位被称之为莫公的老绅士这时候朗声说道:“就是老太太的长子胡应雄,次子胡应宝,还有孙子胡化雨……”胡应蝶不禁有意见了,抬手抗议道:“等等,莫公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哦,再加上三女胡应蝶,一共四个人,还有遗漏吗?”

    莫公环顾四周,再次问道:“还有人想参选吗,最后问一次了,没有的话,那就进入下一个步骤吧。”

    宴厅中,无人再有异议。

    “老姐姐,可以开始了。”

    莫公冲胡老太太说道:“避免多生事端,还是尽早把这事定了吧。”

    胡老太太点了点头,冲齐语诗道:“语诗,你去把那样东西拿出来。”

    “是。”

    齐语诗退身离开,不一会儿便抱着一个盒子回来了,走到胡老太太近前,便把盒子搁下了。

    那盒子,只有巴掌大,通体都是黑的,上面有异常繁复的花纹,而且都用血漆描了边,透着一股悠久的气息。

    “咦?”

    阿九看到这个盒子的时候,眼睛里露出一丝惊疑不定的神情。

    夏天瞥了阿九一眼,问道:“九丫头,你怎么了?”

    “这盒子,好像在哪儿见过。”

    阿九微皱着眉头,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你有没有印象?”

    “没印象。”

    夏天的记性其实非常好,过目不忘都算是在侮辱他,但是他有个特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压根不会入眼,更不会记住,“九丫头,你要是喜欢这种盒子的话,我可以去找几个给你玩玩。”

    “还几个,你得了吧。”

    艾伦忍不住拆台地说道:“想泡妞也不是这么个泡法,真以为你能造物啊,这盒子是胡家世代传承的秘盒,用来养蛊用的,品级最高的叫源蛊,是金色的。

    这种红漆黑盒,叫藏蛊秘盒。

    在其他任何地方,你都看不到。”

    “我说眼熟,不是这种盒子,而上面的花纹。”

    阿九随口解释起来,冲夏天道:“你记不记得在小仙界,那个仙帝的房间里,也有个小盒子。”

    这么一说,夏天瞬间就从废弃的记忆堆里淘出了一点印象:“那不是个八音盒吗?”

    “我说得是盒上的花纹。”

    阿九认真地说道:“这个秘盒上的花纹,跟那个八音盒上的符纹,不能说是完全一致吧,至少也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夏天瞄了一眼那个黑色的秘盒,点了点头:“九丫头,你说得对,确实是一样的。”

    “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艾伦掏了掏耳边,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

    “那是因为你老了。”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年轻人的话,你当然听不懂了。”

    艾伦指尖一动,露出一枚尖锐的棱刺:“小子,你再内涵老子,信不信我在你身上刺两个窟窿?”

    “二师傅,别闹了,你刺不到我的。”

    夏天撇了撇嘴:“有这时间,还是想想怎么抓那个杀手吧,他其实就在这宴厅里。”

    艾伦眯了眯眼睛:“你干脆直接告诉我是谁得了。”

    “那不行。”

    夏天摇摇头:“这里有股奇怪的味道,把那杀手的杀气掩盖了,暂时分辨不出来。”

    “居然还有你分辨不出来的人?”

    艾伦笑了起来,不无调侃地说道:“也是稀奇了,你就没点好胜心,想把他抓出来?”

    夏天倒也没有什么挫败感,淡淡地说道:“这人跟我又没仇,也没招我惹我,我费那个劲儿抓他干什么。”

    “行。”

    艾伦知道夏天是什么德性,懒得再问。

    夏天主动笑着说道:“二师傅,到时候要不要我帮你啊,这么多年不出手,你的武功会不会退化了?”

    “退你个头,到时候你瞪大眼睛看着。”

    艾伦没好气地说道:“看我怎么干脆利落地了断他!”

    这时候,宴厅中的众人目光都被那个黑色盒子给吸引住了目光。

    蛊族历来神秘,虽然近百年间越渐入世,但是普通人对这个族群仍旧所知甚少,听到的都是零零散散的传说。

    宴厅中的人大多数都跟胡家有些关系,不过同样所智不多,尤其是这种秘盒,都只听说过,基本上没怎么见过。

    “这是胡家历代传承的秘盒之一,藏蛊秘盒。”

    胡老太太一只手按在盒子上,缓声冲大家说道:“盒子里,养着一只蛊虫,叫识气蛊,十年才能养出一只来,他能辨别人的气运。

    如果他飞到谁的身上,进入了谁的身体里,那么就说明谁的气运最盛,那这人便能当家主。”

    “论气运,非我莫属。”

    胡应雄眉毛抖了抖,心中涌起了一丝不太好的记忆,在大概十年前,他就被识气蛊给挑中了。

    只是后来,犯了错,体内的那只识气蛊也死了。

    胡应宝冷哼一声:“大哥,你都害死一只了还想再害死一只。

    要是这样的话,到时候可又要家里人给你擦屁股了。”

    “你闭嘴!”

    胡应雄勃然大怒,指着他弟弟喝骂道:“你们别想了,整个胡家,只有我的气运足够带领胡家披荆斩棘,转危为安。”

    “别吵了,看看蛊虫自己的选择。”

    胡化雨淡淡地说道。

    胡老太太蓦地咬破了食指的指尖,滴了一滴血在黑色盒子的纹路中间,那里有只眼睛模样的图形,沾了血之后,蓦地亮了起来,融开了一个指头大的洞口。

    只见一只白色的虫子,从这狭小的洞口钻了出来,宴厅之中立时被一股诡妙的气味弥漫,所有人心神一凛,心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地,呼吸都有些不畅。

    夏天伸出手,按在了阿九的身上,渡入了一缕冰火灵气,替她化掉了这股闷窒感。

    “九丫头,你没事吧?”

    夏天笑着问道。

    阿九长舒了一口气,其实这股气压并不强大,只是有点突然,让她一时不适应而已:“你没事,不过,你的手能换个地方按吗?”

    “啊,这个位置挺好的,我觉得很舒服。”

    夏天低头看了一眼,随即笑着说道。

    阿九没好气地拍掉了夏天的手,眼睛立时看向那只蛊虫。

    “嘭!”

    蓦地,一声枪响,只见那只白色的蛊虫立时被轰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