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3章 风情万种的老太婆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蛊地,并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一个区域,大致范围在西南三省的交汇之处。

    那里山脉连绵,颇为荒僻,常年人迹罕至。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山林中长着许多外界早已灭绝的珍惜药草。

    传说这片大山的深处,有个叫月方源的山谷,其中住着一个传承上万年的种族,也就是蛊族,经常有医师和好事者忍不住深入其中一探究竟。

    只是山间的路实在难走,又有毒性极大的瘴气笼罩,食人猛兽也时不时会出没,没有人带路的话,基本上是走不到山谷中去,所以这片区域至今仍旧处于迷雾之中。

    大概从一百二十年前开始,蛊地忽然宣布每二十年开放一次,既迎接游客,也接待想进来采药的医师。

    当时曾经引起了一股极大的风潮,只是后面忽然又变得无人问津了,因为那些去过蛊地的人,大部分都人间蒸发了。

    在那之后,又零零星星开放过几次,只是没再能弄出什么大的动静。

    直到四十年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神豪,直接将当时世界上大多数有名的医师,用私人飞机送到了月方源,进行了一次顶尖的医学大会,甚至还想选出一个神医来。

    当年的张明佗还是小鲜肉,是跟着他的师父去的蛊地。

    艾伦是接了一单生意,要去杀一个前往蛊地的医师,而吕仁恰好相反,是接到上级任,要保护这位神豪的生命安全。

    于是,夏天的三位师傅,在四十年前有了第一次交集,只是在那之后,他们三个从来不跟人谈起那段经历。

    现在他们却不得不一起面对这段往事。

    “喂,大师傅,三师傅,你们大眼瞪小眼,已经好几分钟了。”

    夏天有些无聊地搂着刚赶过来的赵青青,一边吐槽着半天没有说话的张明佗和吕伦。

    “有你屁事!”

    张明佗瞪了夏天一眼,“你都知道你女人去了蛊地,不跑过去救人,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不急。”

    夏天一脸淡定地说道:“伊伊老婆既然能被乖宝宝捕捉到,那就说明也现在没什么事,而且九丫头已经赶过去了。”

    吕仁也有些奇怪地看着夏天:“你以前不是很宝贝你的这些老婆,听说她们有点什么事情,都是第一时间冲过去帮忙的,怎么现在腻了?”

    “腻是不可能会腻的。”

    夏天摇了摇头,“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腻的。”

    吕仁居然也催促了起来:“那还不快去!”

    “去,是肯定要去的。”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不过,去之前肯定要对那个地方有些了解再说,大师傅,三师傅,你们两个还是别挣扎了,快说说你们当是怎么被同一个老太婆勾搭上的,而且居然都输给了二师傅?”

    “放屁!”

    张明佗怒了,指着夏天骂道:“谁跟你说的,我跟那老太婆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跟着我师父去蛊地长见识的。

    是老二,跟老三被迷住了。”

    “三师傅,你怎么说?”

    夏天扭头看向吕伦。

    这时候,温柔进来给他们添茶,吕仁立即面色一变,无比正经地说道:“没有的事,当年那个女人一直想靠近我的委托人,我当然要想办法跟她周旋。

    真正上当的,只有艾伦。”

    夏天觉得有些无趣,摇了摇头:“都不说实话,那就没意思了。”

    “你想听些什么?”

    张明佗没好气地说道:“世上哪有你这样的徒弟,非揪着师傅们的隐私来听?”

    “没有啊。”

    夏天摇了摇头,“我对你们的隐私不感兴趣,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输给二师傅的。”

    吕仁苦笑了一声,拿夏天没办法,只得叹气道:“你既然想听,那就说说好了,反正也四十年了,没什么好臊的。”

    “要说你说,我是早忘了。”

    张明佗摆了摆手,扭转身去。

    夏天见状就笑了:“看来大师傅是最先出局的。”

    “你呀。”

    吕仁笑着点了点夏天,这小子太聪明了,可惜人情世故半点不愿屈从,连师傅们的笑话都不帮着隐讳。

    赵青青笑呵呵地看着夏天跟他的两位师傅斗嘴,实在是饶有兴味。

    她前几天遇到了一次袭击,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也受了些小伤,现在已经好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孤立事件,但是听到夏天的其他女人都多多少少出了点事情之后,她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了。

    于是主动赶了过来。

    “其实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吕仁喝着温柔新添的茶水,眼睛里露出回忆的神色,“当时是有个有钱人突发奇想,要把当时世界上有名的医师都集中起来,然后从中挑选出一个最厉害的医师,封为神医,并且赠予那位神医一半的资产。”

    “一半财产?”

    赵青青问道:“那有多少钱?”

    张明佗忽然轻笑了一声:“大概能登上那个什么富豪榜前十吧。”

    “谁啊,居然这么大方?”

    赵青青有些好奇地问道:“四十年前,国内有这样有钱的人?”

    张明佗这时候看了吕仁两眼,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那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瞒的。”

    吕仁笑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再说了,以天道组的份量,想要查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费些功夫罢了。”

    “也对。”

    张明佗心想也是,脸上也瞬间如常,冲吕仁道:“那你说吧。”

    吕仁瞬间无语:“夏天的这毛病就是跟你学的吧。”

    赵青青起了好奇心问道:“那人到底是谁啊?”

    “那人叫岳寒斋。”

    吕仁还是说了出来,不过却带着些许悲悯的意味,眼睛也瞥向了夏天。

    “嗯?”

    赵青青心中一凛,脑海中浮现出两个人物来,顿时扭头看向夏天。

    夏天觉得有些莫明奇妙,问道:“都看我干嘛?

    我可不认识什么岳寒斋岳热斋的。”

    “你认识。”

    赵青青尴尬地笑了笑,冲夏天解释道:“你不但认识,而且人还是你杀的呢。”

    夏天撇了撇嘴:“那我杀过的白痴太多了。”

    赵青青试着提醒道:“以前的帝都第一公子岳之风,你还记得吗?”

    “哦,那白痴啊,还记得。”

    夏天回想了一下,还真有点印象:“那白痴想打伊伊老婆的主意,所以我就把他干掉了。”

    “师傅,你记错了吧。”

    赵青青笑着说道:“杀岳之风的人可不是你,是袁天正吧。”

    夏天摆了摆手:“都一样,是我让袁天正做的。

    不过,这跟你们说的岳什么斋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们是亲戚?”

    “他们何止是亲戚。”

    赵青青觉得夏天有时候聪明的可怕,有时候又有些转不过弯来:“岳之风的爷爷就叫岳寒斋。”

    夏天也想起来了,有些好笑地说道:“哦,就是岳之风死后,给他带绿帽子的那个老头啊。”

    好吧,人跟人在同一件事情上的记忆点,确实有些不一样。

    “那老头儿是我干掉的。”

    夏天有些不解地说道:“他四十年前很有钱吗?”

    “何止是有钱。”

    张明佗叹息了一声,喃喃地说道:“同样权势滔天,不然岳之风怎么可能以一己之力,压下数个底蕴丰厚的家族,成为帝京第一公子。”

    赵青青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天道组前几年搜到一毕比较老旧的资料,其中就有一些岳寒斋的信息,据说他是靠资源起家的,但是什么资源并不清楚。

    反正国家非常需要那种资源,所以当年的政商高层都很给岳寒斋面子。”

    “对。

    后来岳寒斋退休了,本来把资源的生意想交给他孙子岳之风。”

    吕仁随即补弃道:“不过,岳之风刚要接手的时候,人就没了。”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这说明他没有这个命。”

    “时也命也。”

    吕仁也不无感慨地说道:“岳家前后就出过两个人物,一个就是岳寒斋,另一个就是岳之风了。

    可惜岳寒斋早年间多次以资源来要挟上层,虽然因此获得了海量的财富,但也得罪了不少人。”

    “最重要的是,他那些所谓的资源,没有了。”

    张明佗冷笑一声,随即冲夏天道:“其实你杀了他们爷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替上层某些人擦了屁股,所以也没有谁来追究你。”

    夏天撇了撇嘴,不爽地说道:“大师傅,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才给人擦屁股呢。

    那些人只是怕死,不敢惹我而已。”

    张明佗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直接顺了夏天的意:“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不对。”

    夏天忽然坐了起来,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张明佗和吕仁:“大师傅,三师傅,你们是在故意绕圈子是不是?

    说了半天,那个老太婆是谁还没说呢。

    那什么岳寒斋关我屁事,我要知道他干嘛。”

    张明佗没好气地说道:“你老婆那么多,难道还会对老太婆感兴趣。”

    “这个兴趣,跟那个兴趣不是一回事。”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大师傅,别再岔开话题了。

    我就想知道这老太婆究竟是多么风情万种,居然能把三位师傅都迷倒了,她姓甚名谁,长得怎么样?”

    “这个,他们其实并不知道。”

    这时候,房间里忽然多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但是我可以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