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5章 千万别动那扇门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伊人,快闪!”

    苏贝贝清喝一声,同时拉着石纯纵身而起,掠到了半空中,避开了这一斧。

    蓝伊人反应也很快,在斧头劈到的前一秒,瞬间闪开。

    “擅闯者死!”

    又是一声沉喝,那柄巨斧居然灵活的一转,又冲苏贝贝那边削了过去。

    “真是烦人!”

    苏贝贝有些火大,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嘭!”

    这一脚正踹中了斧刃,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暴响,也将斧头荡开去了。

    不知道哪里响起了一声闷哼,接着斧头便消失在浓浓的白雾中了。

    “你们没事吧?”

    苏贝贝落回了圆台,扭头看向石纯和蓝伊人。

    石纯就跟在苏贝贝的身后,随即摇了摇头。

    “没事。”

    蓝伊人出声回应,不过又问了一句:“不过,这是个什么东西?”

    苏贝贝纤眉微蹙,露出了一丝丝凝重的神情:“估计就是夜玉媚她们说的危险吧,至于是什么东西,管他呢。”

    “对,敢找我们麻烦,干掉他再说。”

    石纯也有些不爽地说道。

    蓝伊人点点头:“不过,现在看不清他的整体,也不知道他藏在哪儿,要先把他引出来再说。”

    “我去!”

    石纯开口道。

    “别……”苏贝贝刚想阻止,不过石纯人已经掠了出去,只得加了一句:“小心。”

    圆台还在缓缓往下降,视野仍旧不大明晰。

    石纯掠进浓浓的白雾里,运起不大熟练的缥缈步,在半空中腾转挪移,一双美眸眨也不眨地盯着四周。

    “呼!”

    蓦地,她捕捉到左前方好像有一丝破空之声,不禁心头一凛。

    石纯身形一转,提前打了个旋儿,蹬空借力改了方向。

    就在她刚改向的后一秒,只见一柄巨斧破开浓雾,猛然辟向了她刚才所在的位置。

    这时候,石纯借机跳到了斧柄上,顺着斧柄往上急走。

    “蝼蚁!吃吾一掌!”

    又是一声暴喝,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对着石纯拍了过来。

    石纯抬头瞥了一眼,露出不屑的神情,直接迎上那只巨掌,运起灵气便迎拳向抗。

    “来就来,我怕你不成啊。”

    这一拳,倒是有几分夏天的影子。

    或者说,石纯这丫头就是跟着夏天学的。

    “啪嚓!”

    石纯的拳头撞上了巨头的中指,直接把对方的一截指节给打断了。

    “啊!”

    浓雾之中,响起了一声惨叫。

    接着便是无比愤怒地吼声:“竟然伤吾,罪该万死!”

    石纯嘻嘻一笑,虽然还看不到对方的真容,但是不影响她露出鄙夷的神情:“傻大个,你就这点本事吗?”

    “找死!”

    只见斧头再次抡了起来,不过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提高了不只一个层次。

    “嗯?”

    石纯悚然一惊,立时收身后撤,一股刃风正好擦着她的衣角掠过。

    “来啊,傻大个,我看你就是个废物。”

    石纯一边后撤,一边嘲讽起来:“连我的衣服都碰不到,还想着杀人,别搞笑了。”

    “气煞吾也!”

    浓雾中的声音确实愈发愤怒,嘶声怒吼起来:“吾要将你们碎尸万段,看吾的【疾风狂斧】!”

    话音刚落,只见那一柄巨斧好像装了一个陀螺似地,疾速地旋转了起来。

    旋转的同时,还斩出了无数的刃风,朝四面八方劈斩而去。

    “贝贝姐,人我已经引过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嘛?”

    石纯倏地退回到了圆台,笑嘻嘻地说道:“可别浪费我的努力啊。”

    苏贝贝淡淡地回答:“当然准备好了。”

    “对付这种未知的敌人,最好就是一击必杀。

    ”蓝伊人亮了亮手中的一根极细又极韧的白线,笑着说道:“希望夜姐姐给我们的这个东西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厉害吧。”

    “应该很厉害吧。”

    石纯倒是点了点头,“我听蕊蕊姐提起过,这好像是赤月魔族的什么线,然后经过夜姐姐的改进。

    夜姐姐可是老修仙者了,肯定比我们厉害无数倍的。”

    苏贝贝提醒道:“注意,人来了。”

    石纯和蓝伊人立即收束心神,各自守在圆台的一侧,冷眼看向从远处劈斩而来的旋转巨斧。

    不过巨斧还在后面,刃风先至。

    无数的刃风在苏贝贝她们三人身边劈斩而过,那种子呼啸而过的破空之声,也是有些吓人。

    苏贝贝她们三个人都是修为不算高,而且实战经验不多,好在心理素质都极强,并没有真的被这种气势所吓倒。

    “疾风狂斧之归墟破!”

    浓雾中响起一声暴喝,接着那柄巨斧就轮转到了极致,积聚的力量也达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那股子惊人的气势,好像要把整个大地都给劈裂了一样。

    “死吧!”

    斧子如山般抡了下来,只是刚斩到一半,忽然就卡住了。

    “嗯?”

    浓雾中响起一声惊疑,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巨斧拼命地拉扯,可惜已经被苏贝贝和蓝伊人提前布置的丝线给缠住了。

    越挣扎,越缠得紧。

    “好了。”

    苏贝贝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已经缠牢了,你们上去解决他。”

    “好嘞!”

    石纯咧嘴笑了起来,立即飞了起来,跳上了那柄巨斧,沿着斧柄就往上疾奔而去。

    “嘭!”

    就在这时候,那柄巨斧忽然就像是汽球爆炸了一样,瞬间消散了。

    石纯差点没直接从半空中摔下来,好像苏贝贝眼尖,上前将她抱住了,带回了圆台。

    “那是什么东西,你看清了吗?”

    苏贝贝开口问道。

    石纯摇了摇头,缓声说道:“刚要看清对方的身形呢,忽然人就没了。”

    “也不知道是逃了,还是没了?”

    蓝伊人有些迟疑地问道:“要不要追上去?”

    苏贝贝略一考虑,还是果然地摇了摇头:“我们的目的不是来这里斩妖除魔,而是去核心处,找到那扇通往极仙墓的大门,然后启动三界共鸣,打开那扇门。”

    “也是。”

    蓝伊人认同道。

    只有石纯玩兴刚起,略微有些不大满意,但她也是有大局面的,跟夏天那个一兴起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大魔王不一样。

    “嗯,贝贝姐,我听你的,你可是我们的小队长呢。”

    石纯笑嘻嘻地回答。

    不多时,圆台就落到了底部,白雾渐渐淡了,露出了周围的一些景象。

    现在的圆台,好像又变成了一副圆形的电梯,停了一会儿后,又继续向下降。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电梯也停了,底部倏地一空,像是被抽掉了底板的木桶。

    苏贝贝她们三人立即掉了下去。

    下面,是一片纯白的天地。

    白色的天,白色的地,白色的山山水水,中间还有一道白色的大门。

    这些白色并不统一,而是十分有层次感,让你能一眼就分辨出来。

    尤其是那一扇白色的大门,孤伶伶的立在天地间,紧紧关闭着。

    就跟哆啦A梦的任意门似的。

    苏贝贝她们三人很快平安落到了地面。

    石纯忍不住好奇,一落地就直接跑到了那扇门前,绕着它前后转了好几圈:“真的就只有一扇门啊。”

    “造化确实太神奇了。”

    蓝伊人也缓步走了过去,摸着那扇门,“不可思议。”

    苏贝贝倒是先冷眼观察了一下四周,不能因为看着没有危险就放松警戒。

    “有些不对啊。”

    过了一会儿,石纯忽然摸了摸鼻子,眼睛里满是疑惑的神情。

    “哪儿不对?”

    苏贝贝心神一凛,直接问道:“你发现什么?”

    蓝伊人也看向石纯,一脸疑惑的表情。

    石纯歪了歪头,不解地说道:“我听蕊蕊姐说过,这个归墟秘境的最底下,是有一道散发金光的墙,不是一扇门啊。”

    “难道这里是陷阱?”

    蓝伊人蹙起了眉峰,“还是说我们找错了地方?”

    “应该不是。”

    苏贝贝摇了摇头,取出地图又看了一会儿,“应该是这里没错。

    至于为什么跟宁蕊蕊的描述不一样,很可能是夜玉媚她们改造过这里,方便我们操作。”

    石纯又想起来一个信息:“这倒有可能,蕊蕊姐说过,她和姐夫好像是因为那道墙爆炸了才从归墟秘境里出来的。”

    苏贝贝说道:“既然没什么问题,那就通知一下夜玉媚,告诉她我们已经到了。”

    蓝伊人和石纯自然没什么意见。

    在归墟秘境中,手机什么的肯定是用不了,不过夜玉媚早有准备,给了每人一张传讯符,可以随时联系。

    苏贝贝取出她的传讯符,渡入一丝灵气。

    于是整张符纸就亮了起来,缓缓飞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什么事?”

    夜玉媚那独有的冷艳又漠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贝贝缓缓说道:“我们已经平安到达归墟秘境的核心处,这里有一扇白色的大门,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夜玉媚淡淡在说道:“原地待命,等所有人都准备就绪后,我会通知你们。”

    “好。”

    苏贝贝回答。

    夜玉媚接着说道:“给你们的包里,还有些丹药,现在吃了,然后打坐调息,尽快消化。”

    “OK。”

    苏贝贝取出小皮包里的所有丹药,平均分给了蓝伊人和石纯。

    “夜姐姐,还有什么吩咐嘛。”

    石纯笑嘻嘻地问道。

    夜玉媚沉吟了一下,随即郑重地提醒道:“在我没有通知之前,你们千万别动那扇门。”

    “放心。”

    苏贝贝答道:“我会看着石纯的。”

    石纯不满地瞪大眼睛:“贝贝姐,你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多动症,难道会没事玩那扇门吗?”

    苏贝贝没有搭理她。

    很快就结束了与夜玉媚的通话。

    苏贝贝收起符纸,这才一脸郑重地冲石纯道:“我可太了解你了,跟夏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刚才肯定想着偷偷打开这扇门。”

    石纯见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了,不由得吐了吐舌头。

    “伊人,你也帮忙看着她。”

    苏贝贝吩咐道:“反正在没有确切的回讯这前,这扇门谁也不能动!”

    “嘭!”

    话音未落,忽然有一柄巨斧从天而降,重重地劈在了那扇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