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4章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第2754章 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长腿妹,你绑着我干什么?”

    夏天一脸不爽地看着夜玉媚,也有些不理解她这么做的理由。

    “不绑着你,接下来就必身化种马,对我们骚扰个不停。”

    夜玉媚白了夏天一眼,冷声道:“哪还有什么闲暇去研究和巩固劫力?”

    “长腿妹,你这是对我赤果果的污蔑。”

    夏天对她的话相当有意见,辩解道:“我可是相当有节制的人,从不乱来。”

    “你觉得你这话有人信吗?”

    夜玉媚嗤笑一声。

    夏天不由得冲赵雨姬道:“大妖精老婆,你不会了认同她这种做法吧。”

    “当然认同。”

    赵雨姬点了点头,“你所认为的节制,真的是没法让人信服,还是抓紧时间,好好熟悉劫力吧,现在可是非常时期,那个神君随时有可能会到来。”

    天宫宫主也劝说道:“夏先生,这点你确实需要重视起来,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贪图享乐。”

    “谁说我贪图享乐了。”

    夏天有些不爽地瞪了这女人一眼,“你们三个应该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了吧,敢算计我,不怕我揍你们吗?”

    夜玉媚冷笑一声,说道:“等你学会了劫力,或者逆天第八什,你想做什么,我都百分百配合,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听话吧。”

    “长腿妹,你想让我干嘛,直接说不就行了。”

    夏天撇了撇嘴:“非要玩这么一出吗?”

    “你可不是乖乖听话的好孩子!”

    夜玉媚说着,把手中的紫绸勒得更紧一些,免得夏天挣脱了,“你最好别想着挣脱,不然我会很不高兴的。”

    “算了,你爱搞什么搞什么吧。”

    夏天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

    “开始吧。”

    这时候,夜玉媚瞥了天宫宫主一眼,“既然要做,那就抓紧,别浪费时间了。”

    “行!”

    天宫宫主也没有迟疑,立即从手腕上捋下来一个雕着繁覆古朴花纹的镯子,倏地冲虚空一掷,化成了一道光圈。

    这道光圈了,显然是一个传送通道。

    “送他进去吧。”

    天宫宫主缓缓地说道。

    夏天瞥了夜玉媚一眼:“长腿妹,你不会玩真的吧,我们这么久没有……”

    话还没说完,夜玉媚立时挥动紫绸,把夏天给送进了光圈之中。

    天宫宫主这时候立即将光圈收了起来,然后补充道:“天宫秘境的通道,一共有三个,我都提前开启了。

    全世界,不管是谁,想进去的都可以进去,至于谁能进入最深处的极仙墓,全看个人的造化了,这个我无法决定,希望你们能理解。”

    赵雨姬淡淡地说道:“这个明白,你可以按你自己的计划行事,不用迁就,也无须照顾。”

    “不错。”

    夜玉媚脸上也露出傲然的神情:“如果夏天他到不了极仙墓,那也只能说明他自己没这个命。

    但我相信,他肯定能找到,也必能打开极仙墓。”

    “那我就祝愿事实会如此了。”

    天宫宫主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接着说道:“我也会安排我的人进去,大家在极仙墓前再会了。”

    说完,她转身便走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

    赵雨姬目送着天宫宫主离开,轻声冲夜玉媚道:“我们也要回去安排一下了,把人找齐了,统一安排。

    不管是天宫秘境,还是那些魔族的纷乱,都必须兼顾,还要时时提防那个神君到来。”

    夜玉媚看了看天空,美眸中的神色闪烁不定,随即一收紫绸,只说了一个字:

    “走!”

    就在她们离开之后,遥远的月球上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

    天宫秘境。

    夏天经过天宫宫的光圈传送,不一会儿就落在了一处别样的天地中。

    这里,到处是森森耸立的刀剑断刃,还有些奇诡的动物正在嚼食着这些锋利的铁器,就像是在吃萝卜白菜一样。

    “长腿妹太不像话了,等回去,一定要狠狠地打她一顿。”

    夏天落地之后,身上的紫绸自然消失,不过他的心情相当的差。

    “啸!”

    这时候,附近的几头诡异生物发现夏天的存在,立时发出尖啸,随即一齐涌了过来,把夏天围了起来。

    这些生物大概跟一头成年的猪差不多大小,样貌有些像豺狼却长着山羊似地角,同时体型彪悍,肌肉虬结,显然不是好惹的存在。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们最好滚远一点。”

    夏天撇了撇嘴,一脸不爽地说道。

    只不过这些似狗似狼的生物显然听不懂人话,前排的几头蓦地呲了呲牙,立时冲夏天扑了过去。

    “既然找打,那就成全你们好了。”

    夏天撇了撇嘴,根本无视这些怪物尖利如刀剑的爪子,直接一脚一个小朋友,把它们全部都踢飞了出去。

    只是这些怪物不但没有害怕,相反还越聚越多,不一会儿,至少汇聚起来了有几千头。

    “啸啸啸……”

    这些怪物嘴里发出奇怪的尖啸,爪牙愈发尖利起来,嘴里的牙还散发着白色的亮光。

    “咦,有点意思。”

    夏天此时才反应过来,这些动物确实有些不一般,但也仅此而已了。

    在他看来,不一般的狗,仍旧只是狗而已。

    更何况,这些怪物,长得比狗还要丑。

    “啸!啸!”

    那些怪物倒也有些灵性,竟然知道彼此配合,以一阵奇物的节奏,接二连三地扑向夏天。

    爪牙撕咬时,还引发出了一丝丝诡异的风漩,隐隐地,有破空之声。

    “给过你们机会了,既然不珍惜,那就去死吧。”

    夏天本来只是想发泄一下不爽的心情,现在却是被这些狗东西给弄烦了,也跟着起了杀心。

    “嘭!”

    一脚踹出去,对方立时如同出膛地炮弹,暴退出去数十米,砸倒了一片同类。

    这些被砸中的怪物,本来挣扎着还想站起来,结果轻轻一动,身体就瞬间裂开,竟然化成了一堆碎散的刀片。

    很快,大部分怪物慢慢地都散成了一堆刀片,再起不能。

    剩下的怪物终于知道害怕了,不再进攻,而是缓缓后撤。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

    夏天撇了撇嘴,不想再理会这些东西,看了看四周,正要找条路走。

    这时候,蓦地响起一声颇具金属感的声音:“你是什么人,竟然擅闯本王的领地!”

    “哪来的白痴?”

    夏天有些不爽,“什么王不王的,想死就快点滚过来受死,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那个声音勃然大怒,冲夏天喝骂道:“本王在这神剑残域称霸了数百年,此域的生灵都以本王为尊,你是何人,竟敢对本王如此不敬!”

    夏天随口说道:“我是谁,这个你没资格知道。”

    “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那个声音感知到夏天语气中的鄙夷之色,怒叱道:“就让你的血肉来喂本王的刀剑!”

    接着,只见遍地的刀剑残刃忽然都活了过来,渐渐地组成了一尊数十米高的巨型神像。

    “本王乃是断剑王,镇压此域之神。”

    巨型刀剑神像继续发出刀割一般的难听声音,“不管你是谁,又从何而来,既然冒犯本王,那就拿头来赎罪!”

    说罢,一抬手,带起数千块刀片,如同残影般地斩向夏天。

    “什么玩敢,断剑王断臂王的。”

    夏天一脸不屑,直接腾空而起,一拳轰向巨型神像的眉心:“滚一边去!”

    “嘭!”

    这一拳,只用了不到四成的力气,不过夏天觉得足够了。

    “啸咻咻咻……”

    断剑王挨了这一拳,却发现并没有什么损伤,不由得仰头笑了起来,“区区拳头伤不了本王分毫,现在轮到本王……噗!”

    话还没说完,他就张嘴噗出了一口心血。

    “这、这怎么可能?”

    断剑王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本王可是有刀剑罡体,除非是渡劫期的修仙者,否则的话,没有人能够伤到本王的实体。

    你不过是金丹期左右,为何能够伤到我?”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我没人替你答疑解疑的义务,这个问题,你还是去问问阎王吧。”

    “慢!”

    断剑王心中一惊,连忙出声叫住了夏天:“这位同道,你我本无怨仇,何必非要分个生死呢?”

    “这就是你的遗言?”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

    “刚才是本王不对,本王这便向你道歉。”

    断剑王竟然直接冲夏天单膝跪下了,“本王有眼不识昆吾山,多有冒犯,还望道兄不要介怀。”

    夏天淡淡地说道:“道歉要是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呃?

    警察为何物?”

    断剑王一脸茫然,不过接着说道:“本王这里有一件法宝残片,如若道兄不弃,这便赠予你。”

    “法宝残片?”

    夏天愣了一下,“拿来看看。”

    断剑王迟疑了半秒钟,蓦地张了张嘴,吐出来一块半月形的玉器,恭恭敬敬地送到夏天面前。

    “这什么玩意?”

    夏天看了看这残损的玉器,没发现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你个白痴不会是在糊弄我吧?”

    “怎么可能!”

    断王剑摇了摇头,立即解释道:“这本是扶摇仙子用过的法宝,叫什么什么环,名字我也不记得,听说很厉害的,就是靠这个环,她才能征战数个修仙界,收服了一帮魔族魁首。”

    夏天撇了撇嘴:“编得倒是挺像回事,我怎么知道你说得真的假的?”

    “这……”断剑王忽然眼珠子一转,然后说道:“其实要知道这东西真假也简单,只要找一位渡劫期的修仙者,渡入一丝劫力,就能分出真假了。”

    夏天听到这话,倒是来了兴致,正要试一试的时候,又来了一个搅局的。

    “大胆!”

    一道如雷般的喝声从远处传来:“竟敢擅自将法宝残件交由外人,罪该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