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9章 见到本仙,缘何不拜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第2729章 见到本仙,缘何不拜

    “哈哈哈哈。”

    薛万晴看到这情形,不由得狂喜:“果然如此,发光吧,发热吧,发亮吧……最好这灵脉,这雪山,甚至整个世界都吞了吧,然后把你吞噬的东西,化作力量,全部注入到我的身体里,这样我就可以长生不死了。”

    “你疯了吧!”

    冰万魄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心底生起了强烈的不安:“这一看就是邪物,你竟然拿雪山灵脉去喂养它,你到底想干什么?”

    薛万晴笑了起来,脸上的喜色已经掩饰不住了:“邪物?

    呵呵,你见识太少了,我的冰师妹。

    这东西你可以叫他天道碎片,也可以叫他地核结晶,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名字。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的是这东西可以直接让人飞升成仙!”

    “你到底在说什么?”

    冰万魄确实没听明白是什么东西,“什么碎片,什么结晶?”

    薛万晴无意识地歪了歪脖子,一脸从容地说道:“看来我们敬爱的师傅跟你什么都没说啊,你这个掌门当得也太失败了。”

    “不管是什么东西,总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冰万魄并没有被对方的嘲讽而破防,相反还好心提醒道:“我倒是觉得你肯定是被什么人给骗了,你未必会得到什么长生不老,反而会因为这东西死得很惨!”

    “哼,你这是嫉妒!”

    薛万晴显然已经陷入了深充的自我陶醉中,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我即将长生不死,飞升成仙,这是雪山派历代祖师都没有达到的成就,我才是地球修仙界的第一人!”

    夏天适时出现,一脸不爽地说道:“你想多了,就你这点水准,别说第一了,排在第一万,不,第一百万都有点费劲。”

    “呵呵,你来得正好。”

    薛万晴现在看到夏天倒是不生气了,反而有些兴奋:“老夫就要飞升成仙了,就拿你作为我成仙之后灭杀的第一只蝼蚁吧。”

    夏天撇了撇嘴:“你的脑子病得不轻啊。”

    “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薛万晴一脸傲然的神情,居高临下地看着夏天:“你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你。”

    “巧了,这句话正好是我要送给你的。”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这时候,那块浮空的晶片又微微变大了一些,蓦地将红光一收,落回了薛万晴的掌心中。

    雪山派本来就所剩不多的灵脉,这时候已经被那块碎片不论好坏全部吞噬一空。

    山上的皑皑白雪竟然就在瞬间融化成了水,差点此发了山下的湖泊涨裂,山下的人莫明感觉气温好像凭空降了十几度,冻得浑身发颤。

    “这算是成了!”

    薛万晴捏着那块碎片,神态巅狂:“虽然不小心把那些煞也也吸收了一些,不过只要成了仙,这一点点的瑕疵无关紧要。”

    冰万魄还是忍不住劝说起来:“薛万晴,你别执迷不悟了,再走下去,绝对是死路一条,连带着雪山派都要跟着你万劫不复。”

    “滚一边去!”

    薛万晴实在听不得这种话,直接一脚把冰万魄给踹到了一边:“要不是老夫成仙之后,想借你这一身修为来祭炼一下,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吗?

    让你多活了这么久,你居然还如此不知好歹。”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喂,你个白痴不是要成仙嘛,那就快点,别浪费时间了,再拖下去,你的脑子就爆炸了。”

    “呵呵,你这小子真是上赶着找死!”

    薛万晴冷笑道:“那就让你先开开眼,再送你上西天。”

    说完这话,他就直接运起体内的灵气,全部渡入那块碎片之中,接着又取了自己指心,眉心,以及还吐了一口心血,滴在碎片上,嘴里开始念着古怪的口诀。

    只见那块碎片再次亮了起来,泛起薄淡的血光。

    接着,那丝丝血光渐渐如雾一般泛散开来,将薛万晴整个人也给包裹在其中。

    “快,阻止他!”

    冰万魄虽然不清楚薛万晴到底在干什么,但是心底却涌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你还愣着干什么,趁现在杀了他,晚了就来不及了,你若是怕死,快解开我的穴道,我来动手!”

    夏天不耐烦地瞪了这老女人一眼:“老太婆,你给我闭嘴,在边上看着就行了。”

    “你!”

    冰万魄被气得不行,但是身体仍旧动弹不了,也只能在边上干着急了。

    这时候,血红色的雾气越来越浓,浓得简直快要凝结成浆水了。

    夏天盯着那团血红色的浓雾,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种碎片,他早就见识过了,而且不只一次两次,好像是叫什么地球意志碎片,也可以叫天道碎片。

    不过,薛万晴手里的这块,跟之前他见过的地球意志碎片并不相同,带着丝丝诡异的气息。

    这种气息很可能并不是来自于地球,倒是跟之前那些个魔族有几分相似。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说明这块碎片不是地球意志碎片,而是另一个未知世界的意志碎片。

    至于,这碎片是怎么到的地球,又是怎么落在了这些人手上,他就完全不清楚了,也不打算搞清楚。

    夏天现在唯一好奇的是,这碎片到底有什么用,肯定不是像薛万晴所说的用来飞升成仙的。

    正好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嗯,我的身体……”

    薛万晴忽然发现有些不对,身体被这些血雾沾染之后,竟然在开始融化:“啊,这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融化!”

    “你的身体不但会融化,你的脑袋还会爆炸呢。”

    夏天漫不经心地回了这么一句。

    “不可能,我可是要飞升成仙的,怎么可能会死!”

    薛万晴这时候才惊慌了起来,“难道他骗了我,没道理啊,不可能啊!仙人托梦,不可能有错,肯定是你小子刚才偷偷做了什……啊!”

    “噗!”

    一声脆响,薛万晴的脑袋竟然真的爆炸了,随即没有头的身体颓然倒地。

    冰万魄不由得一脸茫然,随即看向夏天:“你、你对他做什么了?”

    夏天撇了撇嘴:“我什么也没做。”

    “那他怎么死了?”

    冰万魄问道。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随口说道:“谁跟你说他死了?”

    “头都没了,难道不是死了。”

    冰万魄回道。

    这话刚说完没几秒钟,只见那副无头尸身忽然又自己慢慢地爬了起来。

    粘稠得如同浆水般的血雾,开始一丝一缕地往收回,

    裹携着空气,甚至是冰万魄和夏天身上的灵气,

    然后汇聚到薛万晴头颅的缺口,又凝结出了一个新的头颅。

    “呼!”

    这颗长出来的新头颅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呼了出来,嚷道:“原来这就是成仙的感觉啊,果然与众不同,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空气如此香甜。”

    “你们两个,见到本仙,缘何不拜?”

    此时的薛万晴身体浮在半空中,眉藏天威,目露神光,一开口就放散出来令人不由自主心生震怖的压力。

    “这……”冰万魄差点没支撑住,脸上立时露出了惊恐之色,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薛万晴的修为是什么水准,她是相当清楚的,也就是比她强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怎么可能仅凭一句话,就让她心生惧意,以至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许只有一种可能。

    “不会吧!”

    冰万魄实在无法接受那个可能,如果成仙如此简单,那么地球上的修仙者们在那悠长的岁月中,努力坚持的苦修简直成了天大的笑话。

    夏天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你好了吗?”

    薛万晴咧嘴一笑,指着夏天道:“竟然对我这个仙人不敬,实在该死,那就先拿你这只蝼蚁,试试我这仙人的神通之力!”

    “死来!”

    薛万晴轻叱一声,轻轻一抬手指,只见一根血线便溅射出去。

    夏天立即闪避,竟然差点没躲开。

    那根血线擦过他的衣角,像是箭矢一样,直接刺入了地面,下一秒又瞬间崩散成一蓬血雾。

    “看你来躲几次!”

    薛万晴狞笑不已,大手一挥,掌中的红雾化作无数细碎的针,像是下了一场红色的暴雨,无论半空还是地面,瞬间就遍布细密的针脚。

    “啊!”

    冰万魄没办法躲闪,直接被数百枚红色的细针扎中,疼得惨叫出声。

    “哈哈哈,你中了我的雾血神针,不消几分钟就会浑身溃烂而死。”

    薛万晴看到这情形,不由得笑了起来:“冰师妹,放弃挣扎吧,你死后,你的灵魂也会被我吸收,成为本仙力量之源。”

    冰万魄实在是想破口骂人,但是还没来得及张嘴,人就疼得晕了过去。

    “夏天,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薛万晴看到还在针雨中如鬼魅般闪转腾挪的夏天,呵呵冷笑起来:“你的轻功再好也没用,你能有多少灵气能支撑消耗?

    而我已经是仙人了,可以用他人的灵魂转化周天,灵气源源不断。”

    “白痴。”

    夏天撇了撇嘴,忽然停了下来,轻轻地一甩手,就把那些血红色的针给挥退了。

    “说到用针,你当我徒孙的徒孙的徒孙……徒孙的一万个次方都不配!”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指间亮起了定海神针。

    “哼,你的这种普普通通的银针,怎么配跟我的雾血神针相提并论。”

    薛万晴眼晴满是极致的鄙夷,双掌一合,更多的血雾从头顶弥散出去,化作无穷的血针,对着夏天倾盆而去。

    夏天刚想做出反应,忽然浑身一颤,他感知到无尽的深空之中,好像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在注视着他。

    那一种无穷无尽的威严,犹如天地般的那种存在,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让他浑身上下动弹不得,气血翻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