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1章 我们就是来吃饭的

作品:《护花高手在都市

    第2651章 我们就是来吃饭的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小雪听到夏天的话,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即委屈得有些想哭了:“我就是这个饭店的老板而已,你们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威胁我一个无辜的人?”

    夏天随口说道:“谁威胁你了,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我不想听你们瞎扯了!”

    白小雪直接抓狂了,没了之前的怯弱模样,转身就要走:“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释,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别动!”

    破邪虽然也不怎么相信夏天的话,但是既然仍旧将手中的尖刺抵在了白小雪的脖颈上:“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不能走!”

    白小雪简直要疯了,扭头怒气冲冲地瞪着破邪:“他是神经病,你脑子也有病吗?

    我就是个普通人,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也不想牵扯进你们的事情里去,我就想平平安安地活着,安安静静地开个店!”

    “闭嘴!”

    破邪手中的尖刺紧了半寸,将白小雪细腻的脖颈给划破了一小块片,血滴便冒了出来:“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你!”

    白小雪先是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到手中的血后,立时尖叫了起来。

    破邪被这尖叫声给震得脑浆子疼,立时喝骂道:“我让你闭……啊!”

    只是不等他有所反应,白小雪蓦地暴走了,猛然间一拳砸中了破邪的太阳穴,直接把他给打懵了。

    “你!”

    破邪挨了一拳,很快就回过神来了:老子可是杀手,顶级杀手,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给打了?

    随即恼羞成怒,手中的尖刺再不迟疑,直接冲白小雪捅了过去。

    “嘭!”

    结果就是,脸上再挨了一拳,腹部又中了一记膝记,整个人弓成了虾米,胃里翻腾不已,一张嘴就把刚吞下去的辟毒丹给呕了出来。

    “敢划破我的皮肤,你知道这里有多难保养吗?”

    白小雪整个人陷入了巅狂,对着破邪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每一下都力道十足,但是又不会打死人。

    杨珊看着这一幕,也明白过来了,这个白小雪并不是普通人,至少是个武者。

    如此隐藏实力,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又联想到夏天刚才说过的话,杨珊大概猜到白小雪是谁的人了。

    杨珊扭头看向夏天,正要说什么。

    夏天嘻嘻一笑:“小小羊老婆,什么都不用说,看戏就好了。”

    那边,顶级杀手破邪快被白小雪给打死了,再加上辟毒丹已经呕出来了,整个人又迅速枯萎了起来。

    “辟、辟……毒丹,给我!”

    破邪已经神智尽失了,只是张嘴嚷着要辟毒丹,嘴里不停涌出黑血。

    白小雪这才稍稍平息了怒火,又摸了摸自己那白皙的脖颈,伤口差不多已经愈合,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她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说你为什么要划皮我的皮肤呢?”

    白小雪气得又狠狠地跺了破邪一脚,“本来你杀人就干脆点,利索点,拿着他们两个人的人头就滚呗,非要吃什么饭,还找我的麻烦,真是不知死活!”

    破邪无力回答,气息也渐渐地弱了,眼睛的神彩也缓缓熄灭。

    “真是白痴!”

    白小雪啐了一口,然后冲夏天道:“你骂得真对,这什么破杀手,就是一个白痴,多半是白家老大那傻逼雇来的,简直一样的蠢。”

    杨珊冷眼看着这个女老板,淡淡地说道:“那你又是谁雇来的?”

    “你们为什么没有中毒?”

    白小雪没有回答杨珊的话,反而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沁月香,那可是新调制出来的顶级诡毒,你们绝对不可能有解药的。”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颇为不屑地说道:“别吹了,就这点毒性,估计连只蚂蚁都毒不死。”

    “那本来就不是用来毒死人的。”

    白小雪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别在了耳后,笑着说道:“只是用来夺取别人的气血、生机以及容貌的,白家集齐了十几位顶尖炼丹师,花了大半年才研制出来的,数量极为稀少,每一片都价值百万。”

    杨珊淡淡地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很简单,你们应该中毒的,你们也必须中毒,否则的话,太浪费了!”

    白小雪眼睛微眯,神态阴狠,语气冷戾,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你们中毒了,我也可以省些事,现在却变得麻烦了。”

    杨珊反问道:“是吗,怎么个麻烦法?”

    “本来,你们中毒了,大概会丧失些血气生机,也会变得丑些,但好歹会留条命。”

    白小雪摇了摇头,不无遗憾地说道:“现在你们没有中毒,我要办的事情没有办成,那就只能来硬的了,你说麻不麻烦?”

    “确实挺麻烦的。”

    杨珊听着不禁笑了起来,“那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麻烦?”

    白小雪叹了口气,用一种商量的语气说道:“不如这样吧,我让后厨再给你们炒两个菜,这次真的放些毒药,你们就装作不知道,然后吃下去。”

    “你是白痴吗?”

    夏天撇了撇嘴,“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可是天下第一神医,你下什么毒都没用。”

    “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没有中毒,不过想来下毒确实没什么用。”

    白小雪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但是上面的命令,就是要让你们中毒,而且还必须是染月香的毒。”

    杨珊不由得追问:“为什么?”

    “因为上面有人看上了你的脸,还有你体内的勃勃生机。”

    白小雪也没有隐瞒,直接摊开来说了:“所以,你们必须中染月香的毒,不然我没办法交差。”

    夏天撇了撇嘴:“你也没几秒可活了,用不着交差。”

    “你这种威胁一点力度都没有。”

    白小雪听着这话直摇头,颇有些鄙夷地看着夏天:“你不会中毒,那我就更不可能会中毒了,因为我以前就是白家专门用来试验各种丹药、毒药的实验体,早就百毒不侵了。”

    “是吗?”

    夏天忽然嘻嘻一笑。

    白小雪一脸傲然的表情,不无自豪地说道:“当然,你不信可以试……呃?”

    话还没说完,她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紧接着喉头一甜,张嘴喷出了一口黑血。

    “这、这怎么可能?”

    白小雪看着自己吐出来的那滩黑血,“我是不可能会中毒的,我早就百毒不侵了,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

    夏天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你并不是百毒不侵,只是身体里的各种毒性达到了奇妙的平衡而已,只要打破这种平衡,你自然就会毒发身亡。”

    白小雪感觉到五腑六腑都生起了一股无法言喻的痛楚,然后她的整张脸也枯萎了也起来,这点瞬间就击破了她的心防:“怎么会这样?

    我不想死啊,请救救我!”

    “刚才还很从容,这么快就破防了?”

    杨珊冷冷地看着她,“说吧,谁指使你的?”

    “是丽丽娅。”

    白小雪半点迟疑也没有,直接把雇主供了出来:“她是我的上级,是她命令我这么做的。”

    杨珊倒也不觉得意外:“果然是她,你应该还知道点什么吧。”

    “先别问了,给我解解毒吧。”

    白小雪摸着自己的脸,“我的脸快要撑不住了,我可不想变成不人不鬼的样子。”

    杨珊冷声道:“你刚才对别人可不是这个态度,先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

    不等杨珊追问,白小雪就一股脑儿把她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讲了起来:

    “这些事都是丽丽娅让我做的,我跟你们从来没有仇怨,怎么可能主动招惹你们。”

    “其实丽丽娅从评选那个十大最美导游的时候,她就恨上你了,同时也看上了你的脸。”

    “这次来参加交流会的美女,其实都是她让凌霄集团发的请柬,目的就是为了夺取你们的脸和生机。”

    “她的哥哥黄雨植也不是什么好人,经常帮她做这种脏事恶事。”

    “还有,丽丽娅是白家某个核心成员的情妇……”

    “……”

    杨珊一脸无语地看着白小雪,这女人还真是复杂,一会儿纯良天真,一会儿毒辣狠戾,现在又楚楚可怜……完全不知道哪一面是真的。

    “老公,怎么处置她?”

    杨珊问道。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不用处置,我们就是来吃饭的。”

    “也对,那就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杨珊点了点头,随即又想到了丽丽娅这女人:“不过,她的雇主不能轻易放过,否则后面还会找我们的麻烦。”

    白小雪连忙叫嚷道:“别把我丢在这里,快给我解解毒,我要撑不住了。”

    “这是你咎由自取,怪不了任何人。”

    杨珊并没有同情心泛滥,这种人一旦救回来,随时可能反咬一口,再者说如今的下场就是她自找的。

    两三秒钟后,白小雪没了声息,眼神里满是不甘之色。

    “老公,我们走吧。”

    杨珊摇了摇头,挽住了夏天的臂弯。

    夏天顺手搂住了杨珊的纤腰,随即离开了。

    等两人走了没多久,几道人影来到这个饭店,瞬间将店里的尸体都拖走了,又做了彻底的清理。

    不一会儿,又有几个人来了,餐厅换了一个招牌,继续营业,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