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抱歉,我好像大力了点

作品:《在美漫抽取魔兽争霸技能

    夜。

    等吃完晚餐,两人洗漱完后,已经很晚。

    约翰在为两人整理好客房,便自己先去睡觉了。

    有什么事情也要留到到明天再说。

    深夜。

    安静的波士顿郊外只能听到一阵的虫鸣叫声。

    就在这时。

    一辆黑色汽车来到约翰.威克的房子前。

    黑色汽车上下来三个身穿黑色皮衣,带着头帽,还用黑色布块遮住口鼻的家伙。

    三人在房子前打量片刻,看着停在旁边的越野车,其中一人用手摸了摸。对着其他两人说道:

    “这辆车也不错,等下一起开走”

    说完便叫身旁的一人打开门锁。

    不久。

    房门便咔擦一声被打开,三人脸上露出喜色,连忙轻轻的走进房子。

    而这时。

    客房内,梅乾和奥黛丽已经醒了过来。

    感应着大厅里正埋伏着的三人,梅乾想也不想就要出去处理。

    “梅!小声点,别吵醒宝贝”

    奥黛丽小声说道,作为一个曾经神盾局的特工,虽然作战能力不是顶尖的,但是这点警觉还是有的。

    梅乾闻言比了个ok的手势。

    梅乾打开房门便看到不远处正要往楼下走的约翰。

    约翰看了眼梅乾,用手指在嘴唇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梅乾见到后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轻手轻脚的向着楼下走去。

    梅乾稍微走快了几步,靠近约翰,免得像原剧情那样白挨了一棒,而且那条比格犬还被杀了。

    毕竟是奥黛丽从未见过的舅妈留给她舅舅的礼物,还是将它保下来的好。

    楼下。

    一个黑衣男子手里拿着球棒正埋伏在阴影之中,眼睛紧紧的盯着出口。

    而就在这时。

    约翰的身影出现在出口,黑衣男子想也不想,手中球棒便向着约翰脑袋落下。

    就在球棒就要砸到约翰脑袋的时候,一只黄色的手掌将球棒稳稳的抓住。

    黑衣男子见此情形不由心头一震,然后双手猛地用力,却发现没有撼动球棒丝毫,心中惊恐万分。

    约翰不愧是曾经第一杀手,就在梅乾抓住球棒瞬间,身影便闪到一旁,躲开另一个黑衣男子的黑脚。

    然后约翰不退反进,三两下便将其余的两个黑衣男子放到在地,让他们无法动弹。

    搞定这两人,约翰转头看着正单手抓着球棒,还一边打着哈欠的梅乾,开口说道:

    “梅,谢谢!把他搞定吧!”

    在梅乾帮自己挡下球棒之时,约翰便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女的未婚夫不简单。

    “没问题,我在逗他玩呢!”梅乾闻言耸了耸肩。

    然后抓着球棒的手猛地一拉,便将那黑衣男子来到近前,然后轻轻的一拳击出,刹那间便击中男子脑袋。

    只见那黑衣男子被拳头击中的刹那,浑身一震,七窍滴落一丝丝的鲜血,然后便像是软体动物般跌落在地上。

    “抱歉,约翰,我好像大力了点”梅乾眨了眨眼睛,无辜的对约翰说道。

    “没事,我等会叫人来收拾”

    约翰嘴角抽了抽,而后无所谓的回道。

    走到另外两个黑衣男子旁边,将还在昏迷的两人绑在一起。

    这才把两人挡住口鼻的黑布扯下,约翰心中没有丝毫意外,果然是白天那三条臭鱼。

    从冰箱中拿出一瓶冰水,一把淋到两人身上。

    两个黑帮分子身体被冷的一震,然后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两人被捆绑着,脸色立马就变了。

    咽了咽口水,黄毛惊恐的看着约翰和梅乾两人。

    “我父亲是维戈,你们最好快放了我,不然你们就要接受我父亲的报复”黄毛特拉索夫试图用自己的黑帮老大父亲吓到梅乾两人,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毕竟自己父亲是大苹果城的黑帮老大,而这里是波士顿。

    “维戈,很好”约翰闻言对特拉索夫说道。

    然后转身走向旁边桌子上的电话。

    “我是约翰.威克,你儿子今晚闯进我家,现在他在我手上,你最好马上过来一趟,不然你只能去海底找他”

    约翰说完也不等对面回答,便挂掉电话。

    特拉索夫这个坑爹的家伙听着约翰的话,额头已经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好在梅乾阻止了他们杀害那条狗和偷走汽车。

    不然他会连累他老爸和帮派都被连根拔掉,最后还搭上了他的伯父。

    现在起码还有得谈,还不算严重。

    约翰打完电话后走到一旁的酒柜旁,拿下一瓶红酒对着梅乾说道:“梅,来一杯”

    “好”

    梅乾说完便走向约翰,接过他手中的酒杯。

    两人就这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聊天。

    不多时两人便像是多年好友般,谈的很是投机。

    两个多小时后。

    两架直升机降落在约翰房子旁边。

    梅乾两人没有起身,就这样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上。

    “梅,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先回房间去”

    约翰怕等下打起来伤到梅乾,便轻声对梅乾说道,维戈一定会带了枪械过来的。

    “放心,约翰,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动手”

    笑话,梅乾那条街在大苹果城也是有名号的好吗?

    想动手,就问他们是不是想去陪金并吧!

    片刻后。

    维戈带着五六个人走进大厅,一群人的腰间都是鼓鼓的,一看就是带了家伙事。

    “约翰,好久不见”

    维戈走进大厅看了眼被绑在旁边的儿子,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我不是叫你来谈心的,维戈,你自己说这件事怎么了了”

    “约翰,你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要不,我给你一百万,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维戈想了想后说道。

    “噗呲...一百万,好多,打发叫花子呢!”

    梅乾闻言将口中的红酒一口喷出,不屑的说道。

    嗯!很有黑帮大佬的感觉,快赶上乌鸦哥了。

    就差掀桌子了。

    “你是谁”

    维戈眼中闪着寒光,看着梅乾说道。

    我是怕约翰,但不怕阿猫阿狗,你一个华裔竟然这么嚣张,怕是不知道海底的水有多冰。

    仗着约翰在这里甩威风。

    “你不用管我是谁,一千万,这件事就这样了了”

    一跟这些黑帮分子谈钱,梅乾就不自觉的兴奋起来,应该是找他们拿钱拿多了的后遗症吧!

    “这是你的意思吗?约翰”

    维戈看向正一脸懵,盯着梅乾看的约翰。

    约翰也是被吓了一跳,这讹钱也不是这样讹的,开口就是一千万,这可不是纸。

    “你别问约翰,就一句话你给还是不给,或者你不要这个儿子了”

    梅乾笑着指了指地上的黄毛。

    维戈现在却有些为难起来,这华裔敢这般的说话,看起来有些不简单。

    “看来这位先生也不简单,但是你开口就要一千万未免胃口太大了”

    “我知道你想打听我的来历,告诉你也无妨,我来自大苹果城布鲁克林第三大街,一千万,少一个子都不行,我话说完了,你给还是不给”梅乾身体微微前倾收起笑脸说道。

    维戈闻言身体一震,惊骇的看着梅乾,眼中满是恐惧。

    那条街道大苹果城混黑帮的就没有不知道的,因为那是所有黑帮的禁忌,地下皇帝金并就是在那里栽了跟斗,现在还在吃免费饭。

    半响后。

    维戈灰溜溜的带着自己的儿子走了,留下了一千万。

    走得飞快,就像逃命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