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兽争霸技能抽取系统

作品:《在美漫抽取魔兽争霸技能

    傍晚。

    弯月如镰,高挂在空中。

    梅乾坐在店里三楼的阳台上面,手里正拿着一瓶啤酒。

    红色的小鸡仔正趴坐在梅乾的脚边,不时用尖细的小嘴啄着那红色的羽毛。

    “啧啧啧...这月亮也不比以前在老家看的时候圆啊!怎么到了一些人嘴里就是自由国的圆呢!”

    喝了一口啤酒,梅乾感叹一声说道。

    心中却在默念:“系统”

    蓝色的光幕在梅乾的眼前升起,一个抽奖圆盘缓缓浮现,系统面板是那样的...寒酸。

    三十多寸的面板上就只有一个抽奖面板孤零零的显示在中央。

    圆盘内填满了前世梅乾穿越前玩的单机游戏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上的技能和道具。

    身为一个穿越者,怎么可能没有命中注定的系统傍身。

    虽然梅乾的系统很是考验欧力,但也经不住一天一抽啊!

    总会有欧力降临的一天。

    话说,还是在大苹果城这个地方的抽奖率高啊!

    一半的技能都是在这里抽取的。

    “开始今天的抽奖”

    梅乾念头落下,红色的指针在圆盘上迅速的转动起来。

    “停”

    梅乾话音刚落,红色的指针缓缓停下,最后停在一个权杖模样的方格面前。

    “咦!今天抽到的竟然不是红蓝药了,竟然抽到了法杖,欧气终于找上我了吗”

    沉默权杖

    效果:携带者可对700米范围内的敌方使用,在10秒内阻止敌方单位施放魔法或技能,40秒后才能使用第二次。

    “沉默权杖跟游戏里的效果差不多,啧啧,如果对铁人使用是不是他10秒内就没有办法使用马克装甲了”

    梅乾四周打量一圈,见是一片漆黑后,从系统空间中取出权杖。

    一柄金黄色的权杖出现在梅乾的手中,权杖上不时有流光闪过。

    没人注意的黑暗下。

    对面一个漆黑的窗帘后面,站立着一道苗条的身影,一双勾人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果然是你”

    低语声在黑暗中响起。

    这一切梅乾都没有察觉到,他只是低头仔细打量着手中的权杖。

    系统抽出的装备可以放到系统装备栏上,也可以在现实中装备。

    在现实中装备还不占装备栏。

    如果条件允许,你可以双手双脚都套上守护指环,系统栏中你还可以再装备上6件守护指环。

    那时候,即使是灭霸拿着他的大砍刀都砍不伤你。

    不过就是颜色有点绿。

    抽了两个星期的红蓝药,终于抽到一个实用的了。

    果然我不可能一直非下去的。

    就是没有抽到技能。

    也不错了,5年来已经抽到二十几个技能了。

    将手中的啤酒一口喝完,梅乾将权杖重新放回系统空间。

    梅乾两手背在脑后,两眼看着对面的阳台。

    不一会。

    只见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的阳台。

    女孩晾着衣服,眼神暗中不时向着梅乾的方向扫来。

    灯光昏暗。

    无法看清身影的面容。

    只有那魔鬼般惹火的身材,还有那裸露在外的白皙大长腿隐约可见。

    “臭小子,喜欢就去追啊!每晚都在这里偷看有什么用”

    梅乾回头望去,只见钱叔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向着这边走来。

    “咳咳,钱叔,你可别乱说,我可是光明正大的看”

    钱叔走到梅乾身旁的凳子坐下,接过梅乾递来的一瓶啤酒后恨铁不成钢的对梅乾说道:

    “你就是有色心没色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奥黛丽那女娃对你也有点意思,你就是不敢上”

    “明眼人是看得出来,可是钱叔你瞎的也看得出来”

    “老子是眼瞎,心不瞎,再说耳朵也不聋。

    你看人家不时的过来给你送亲手做的饼干,你看她有给其他人送吗?”

    “我这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追过女孩子,我也不知道怎么追啊!钱叔要不传授点经验给小侄。”

    梅乾一脸眼热的看着对面女孩离开自己的视线,转头对着喝了一口啤酒的钱叔说道。

    “就你小子那厚脸皮还怕追女孩子,把你那打土豪的脸皮拿出来,不出几天你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梅乾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眼钱叔,不确定的问道:“这行吗?”

    “行!怎么不行,你要信叔,想当年你叔我年轻的时候那是什么女孩追不到”

    “那!我试试”

    听到钱叔的话,在想着这条街的那些富婆大妈对钱叔一副垂涎若渴的模样,梅乾信了。

    只是没有人告诉梅乾,钱叔找女人从来都是靠颜值的。

    若是换做他那平凡的脸。

    估计够呛。

    “小子,你要给你叔我找个学徒,你叔的身体经不起那些几百斤大妈的摧残了”

    躺在躺椅上,钱叔感受着虚弱了几分的身体说道。

    “钱叔,你别急,我这不是在招人了吗”

    瞄了眼钱叔那苍白的脸色,梅乾连忙回道。

    “这人啊!不服老是不行了,想当年你钱叔一把西瓜刀那是追着几百个人跑了好几条街,气都不带喘的,哪像现在,就给几个姑娘按按摩拔拔火罐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钱叔灌了口啤酒还没等梅乾回话继续唠叨道:

    “当年我报仇后,本打算一走了之的,谁知道被你小子给救下了。

    虽说我也是不想活了的,但毕竟你还是救了我一命,这是一个天大的恩情,不能不报。

    你小子虽然实力强大,但这阅历还是太浅了,被人卖了也不知道,我这老头子也就只能在你身旁看着你,免得你被人算计了,往后就只能守着你这小子过日子了,百岁后起码也有个人为我戴孝”

    “嘿!钱叔你不地道,我把你当叔,你却想当我爸”

    梅乾察觉到钱叔情绪的失落,不由着打趣道。

    “臭小子,难道身为侄子就不能戴孝了吗?”

    “可以可以”

    钱叔将手中的啤酒一口灌完,站起身对梅乾说道:

    “这还差不多,累了,你叔我要回去洗洗睡了”

    钱叔走后,梅乾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躺椅上。

    ........

    对面。

    奥黛丽.摩尔正身穿一身淡粉色的吊带睡衣躺在床上,眉头紧皱的看着手中散发出红光的仪器,不知在想些什么。

    “叮铃铃....”

    电话声响起,打断正在沉思的奥黛丽。

    “白猫,目标有没有动作”

    电话里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奥黛丽闻言顿了片刻后回道:“没有,长官”

    “你犹豫了,白猫”

    “长官,目标刚刚看过来了”

    “他不是一到晚上都会看着你这边吗?你还没有适应”

    “长官,也许我们跟错人了,我已经观察了他一年了,我没有探测到任何的能量波动”

    “我会上报给局长,你继续观察,目标有任何动作记得上报”

    “收到”

    放下电话,奥黛丽走到窗前,目光看向正在阳台上熟睡的梅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