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试招(一)

作品:《我这么作死,我容易吗

    岁月荏苒,光阴如梭。

    转眼之间,王迪文已经在《叶问》电影世界里呆了三个多月。

    在这段日子里,王迪文每天坚持晨跑,早上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也已经增加到了每组100个,即便如此,他每天早上都会完成3组。

    到了晚上,他除了再跑一圈外,还得练三个多小时拳法……当然,这些都是在负重的状态下。

    而且他练拳的内容也多了一些,分别是“八极拳小架”和“大小劈挂掌”。

    “八极拳小架”乃是“八极拳”的基础,其练法共有五种。

    第一,慢练暗发劲,也就是放慢速度来打拳,这里的慢指的是慢而不断。暗发力也叫暗劲,是指力点要清,把力的爆发点表现出来即可,而不求力猛力大。

    这主要是练技术的纯正、路线的清晰、肢体的协调,也就是强调一个“整”字、一个“合”字。

    第二,慢练微发力。微发力是要求在一个动作的发力点上有明显的发力动作,这个发力动作是轻微的,但却是清晰的、外放的、到位的、不含在里面的。要求在动作达到要求后,尝试力的外吐和整体的配合,同时体会拳架的沉稳。

    第三,慢练猛发力。这种练法的动作过程还是慢的、柔的。猛发力是专门练习发力的,要求把技法需要的攻击力尽力发挥。前提是前两种练法必须精熟,也就是前辈常说的“通过暗劲把明劲逗出来”。

    第四,快练猛发劲。快练是追求动作的疾速,因为格斗中没有速度就很难击中敌人。猛发力与快练配合,才是达到了技术的最后要求,即有速度又有力量。

    这个练习不但可以锻炼在快速运动中高质量地完成技术,又可以在不断变化技法、步法、身法时增强身体的协调性和稳定性。

    但由于快练猛发力非常消耗体力,而且对身体震动特别大,因此不可过多练习、不可勉强练习。

    第五,动耗桩。所谓动耗桩区别于一个式子固定不动的站桩。具体针对小架来说,就是四种行拳方法如常,而在定式时静止耗架子。

    即能起站桩的作用,又通过换式行拳来放松因耗桩造成的肢体僵硬,是比较科学的,前辈们将这种方式称为“换式子”。

    当然,“武痴林”对于“八极拳小架”只能算是一知半解,他也只教了王迪文前三种练法,后面的他就不会了。

    好在五种练法中本就以“慢练”和“柔练”为主,王迪文精力有限,学会三种练法已经足够,也没必要贪多了。

    至于“大小劈挂掌”,练“八极拳”的必须辅助练“劈挂掌”,正所谓“八极加劈挂,神鬼都害怕”,这种掌法刚柔并济、攻守兼备,正是王迪文最想学的那类功夫。

    多说一句,他的负重已经在24斤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倍,现在已经达到了48斤!

    他这负重可不轻了,即便是起点比他高很多的“武痴林”,现在也只是把负重增加到了30斤而已。

    虽然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只想着学更多的“新招”,“武痴林”在力量训练这一块还是没有王迪文下的功夫深,这就是个人性格使然了。

    比如近代形意拳宗师李洛能,一生收徒何其多,最出色的八位号称“八大弟子”,最终却惟有“半步崩拳打天下”的郭云深成了一代宗师。

    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水平尚且有高有低,何况王迪文和“武痴林”只是各练各的。

    功夫都是苦练而成的,王迪文这段时间下了不少苦功,身体明显比刚来时壮了一大圈。

    这也得益于他在“武痴林”这家酒楼工作……不得不说,“武痴林”对酒楼里的伙计都很好,不仅工钱给得高,伙食也弄得相当好。

    这天晚上收了工,王迪文忙完后正要回房间换衣服“夜跑”,“武痴林”赶紧叫住他道:“阿文,今晚跟我一起去趟叶家大宅呗?”

    王迪文奇道:“你不是已经很久没去过叶师傅家了吗?怎么,又跟哪个师傅学了新招,想去找叶师傅讨教了?”

    “武痴林”笑道:“哪有什么新招?我也是觉得这段时间力量变强了很多,练的拳法好像威力都大了不少,想去找问哥试试招。你这三个多月练得这么刻苦,难道不想找问哥指点一下吗?”

    王迪文沉吟片刻,微笑道:“也是……好,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来!”

    说完他赶紧回房间里换了件衣服,然后跟着“武痴林”一路小跑来到了叶家大宅……虽然比不上平时的“夜跑”,这距离也算跑了个半程吧!

    “问哥,我又来找你了!”隔着老远,“武痴林”就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一旁的王迪文忍不住心中吐槽道:“怪不得叶问的老婆这么不待见你,成天这样咋咋呼呼的,也就是人家叶问脾气好,换个人估计早跟你断交了!”

    叶问正在院子里扎着“二字钳羊马”练拳,听到“武痴林”的叫声,只好苦笑着收了势来到院门口迎接他俩。

    “武痴林,这么久没来了,今天是又练了新招还是……”叶问也没跟他俩客气,直接领着他俩进了院子。

    “武痴林”抢着道:“没有新招,就是感觉最近功夫挺有进步,来找问哥您切磋一下。”

    叶问闻言后,不禁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然后面露微笑道:“不错,身体确实是壮了不少……来吧,有什么招就亮出来看看吧!”

    “武痴林”也不废话,拉开一个“蔡李佛拳”的架势,然后上步就对叶问发起了猛攻。

    经过了三个多月苦练,“武痴林”的功夫比以前强了不少,尤其是他每一招皆是势大力沉,叶问化解起来显然不再如从前那样轻松写意。

    可宗师毕竟是宗师,叶问仍旧在二十秒之内就将他放倒在地。

    “武痴林”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嘿嘿一笑道:“问哥,怎么样,比以前有进步了吧?”

    叶问微笑道:“嗯,的确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很下了一番苦功啊!”

    “武痴林”笑道:“我这还不算什么,阿文比我刻苦多了……问哥,不如让他也跟您试试招?”

    叶问这才注意到身形已经壮了一圈的王迪文,不由得惊道:“刚才我只是觉得这位兄弟看上去有些眼熟,原来是阿文啊!你这身材……看来确实是比武痴林刻苦多了!来吧,也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都练了些什么!”

    王迪文点头道:“叶师傅,跟你过招我可不敢再穿这一身了!”

    说完,他就将身上的沙袋背心、沙袋绑腿和沙袋护臂全都脱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