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要拜就拜最强的那一个

作品:《我这么作死,我容易吗

    《叶问》和《功夫》一样虽然都是民国时期的背景,可佛山的繁华程度和上海比起来显然是差远了。

    王迪文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决定先去武馆街看看。

    他还有一年时间可以拜师学艺,表面看上去时间挺长,实际上已经很紧张,不能再浪费时间。

    正常来看,一年时间好像已经很长了,可王迪文知道……以金山找的功夫,自己别说是练一年,就算练上个三年五年也不一定能在他手底下坚持1分钟。

    而且从电影剧情来看,佛山武馆街这些武师几乎都是些酒囊饭袋,他们这些当师父的尚且无法在金山找手底下撑过1分钟,当徒弟的……恐怕就更加不堪一击了吧?

    王迪文在街边找人问了路,很快就来到了武馆街。

    多说一句——他问路的时候,明明口中说的是重庆话,可出口之后却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粤语。

    这次系统给他安排的随机身份自带语言功能,倒是省了他不少麻烦。

    不过他也知道,像这种技能他是无法带回现实世界的,也就是说……等他回到现实世界后照样不会说粤语,也完全听不懂粤语。

    除非是他在影视世界里自己学会的技能,比如这次拜师学艺之后,他学会的功夫就能带回现实世界。

    想到这里,王迪文倒是颇为兴奋。

    男人嘛,谁还能没个武侠梦?

    不说练成一身好功夫之后去行侠仗义吧,最起码遇到危险真要动手的时候,自己多少能有几分自保之力了。

    就像上次在《功夫》世界里,如果自己有一身好功夫,起码身手就比普通人灵活许多,中枪的几率也会小很多。

    武馆街这里有不少武馆,徒弟们都在院子里练得热火朝天,师父也在一旁监督指导。

    王迪文站在不远处看了半天,觉得他们的功夫还真不错,至少打起来虎虎生威,看上去气势很足。

    不过他也知道,就武馆街这些家伙,没一个是金山找的对手,自己如果在这里拜师,一年之后几乎百分百无法完成订单任务。

    看见他在那儿站了老半天,于是一家武馆的师父走出来来到他身前,抱拳问道:“这位兄弟,是想学拳吗?”

    王迪文点头道:“没错!”

    听他说想学拳,那个师父眼前一亮,忙道:“想学拳就来拜师啊?我们‘蔡李佛拳馆’历史悠久,学费也很便宜,兄弟考虑一下?”

    王迪文沉吟片刻,道:“今天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说完转身就走。

    “蔡李佛拳”确实是源自佛山的知名拳种,这种拳法综合了蔡家拳、李家拳和佛家拳三家之长而形成一支新派,故名“蔡李佛拳”。

    “蔡李佛拳”套路繁多,内容丰富,手法着重攻防配合,步法灵活而稳健,发劲刚中带柔,讲究发声与动作的配合,要求发声以助威,发声以助势,动作舒展大方,拳路气势磅礴。

    后世“蔡李佛拳”不仅在广东地区名气很大,而且在香港、澳门以及东南亚一带也相当盛行。

    不过王迪文对功夫一窍不通,他只知道“少林拳”、“太极拳”、“洪拳”、“咏春拳”、“八极拳”等名气最大的几种拳法,压根就没听说过什么“蔡李佛拳”。

    其实功夫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是看你练到了几成火候。

    不过王迪文的判断也没什么错,就武馆街这些师父的水平,自己尚且是个半桶水,你难道还指望他能教几个青出于蓝的徒弟?

    所以王迪文来武馆街看过之后就已做了决定,要拜师,就一定要拜最强的那一个!

    佛山谁的功夫最强?

    在真正的历史中,恐怕很难评定谁是最强,可是在这个电影世界里,当然是这部电影的主角——叶问。

    不过现在拜师的事可以先放一放,王迪文还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先解决——他得先给自己找个生计。

    这次穿越进来,系统只在他衣兜里放了2枚“袁大头”……这是他本次订单任务的初始资金,也是唯一的资金。

    就这么点钱,哪怕是再节约,最多也只够他一个星期饭钱,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得找份工作。

    不多时,他就找到了“武痴林”开的那家酒楼,名叫“林源酒楼”。

    王迪文找到老板“武痴林”聊了几句,很快就成了这家酒楼的跑堂的,也就是服务员。

    在电影里,叶问经常会到这里来坐坐,所以王迪文才会特意来这里打工,主要是为了能够有机会接近叶问。

    在现实世界里,王迪文每个月都能跑一千多单,在外卖小哥这一行绝对算是一流好手了。

    说白了,他就是比大多数人更能吃苦,所以区区一个酒楼服务员的工作,对他来说也没什么难的,上手之后很快就干得有声有色。

    当天晚上收工后,王迪文注意到老板“武痴林”领着十几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酒楼,于是问掌柜的道:“老板这是要去哪儿呀?”

    掌柜的苦笑道:“我们这个老板什么都好,唯独对功夫痴迷到了极点,这不又带人去叶家大宅找叶问去了!”

    王迪文一惊,忙道:“他去找叶问,我也去看看!”

    说完赶紧跟了上去。

    掌柜忍不住摇摇头,叹口气道:“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个个都对功夫那么痴迷呢?”

    王迪文一溜儿小跑很快就追上了“武痴林”他们。

    看到王迪文也跟了上来,“武痴林”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相当高兴地道:“原来阿文你也想练功夫,太好了,今后有机会咱俩多切磋切磋!”

    王迪文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心中却道:“难怪人家给你起了‘武痴林’这个外号,果然是够‘痴’的!”

    众人很快就来到了叶家大宅,只见叶问的妻子张永成坐在院中石凳上正在做针线活,叶问则在一旁陪着儿子玩耍。

    “武痴林”隔着老远就大声叫道:“问哥,我们又来找你请教了!”

    叶问转头一看,于是来到院门口抱拳笑道:“武痴林,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我也正要开始做晚课呢!”

    晚课?

    王迪文有些不明所以……是指练功夫的晚自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