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抱歉,这里条件简陋

作品:《莽夫从打穿肖申克开始

    对于寻常江湖人来说,由武林高手组成的军阵简直便是绞肉机,任何人进到其中,肯定有死无生,但是对于鸠摩智来说,杀光这些骑士,不过是费些时间罢了。

    眼看着场上部下越来越少,慕容复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舍弃寻仙令逃离此地,还是为了仙缘拼命坚持住?

    仙缘倒是不那么要紧,关键是若仙人颜面都没有见到,便灰溜溜回去,恐怕天子震怒,自己如今的地位便保不住了。

    正在他纠结之时,鸠摩智已经突破军阵,直直朝着慕容复而来,慕容复只见他满面鲜血,宛若疯魔一般。

    “慕容!”

    胯下白马一惊,人立而起,慕容复连忙一拍马背,略有些狼狈地跳了下来,还未站稳,一道劲风已然袭面而来,来不及多想,慕容复直接运起斗转星移,只觉得那力道锐利无比,带着熊熊灼热气息,以自己的功力根本没有办法反转回去,只得堪堪往旁边一拨。

    灰尘顿起,一道足有丈深的刀痕出现在大地之上。

    慕容复冷汗直流,眼见着那疯和尚已经近了身,他险之又险又避过一击,拔剑朝着对方胸口刺去。

    疯和尚看似浑浑噩噩,但是动作却不慢,手指轻弹,无形气劲弹出,慕容复只觉得手中长剑一震,几乎要把握不住。

    “仙......仙缘!”疯和尚以手呈爪,直直抓向慕容复胸口:“给我......给我!”

    那手中充斥着的强悍气势,慕容复毫不怀疑对方不仅要夺走寻仙令,还要将自己的心肝脾肺一同掏出来。

    可惜,刹那之间,慕容复已经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望着那爪越来越近。

    “早知——”

    未等慕容复心中走马灯,突然一道灰影闪过,转瞬之间与疯和尚对了几招,慕容复求生欲顿起,连忙中断刚刚涌出的想法,抽身后退。

    灰影与疯和尚战至一团,周边风沙狂舞,劲气四溢,不多时,两人分开,灰衣人大笑一声:“老朋友,多年不见,武学精进不少啊。”

    慕容复定睛一看,那人穿着灰色僧袍,蒙着面,但是听声音甚是苍老,而且,隐隐觉得有些耳熟。

    鸠摩智却不回应,只是望着自己双手,面上满是疑惑神色:“不管用......火焰刀......不行......”

    灰衣人似乎有些意外,扬声道:“老朋友,怎么不识故人了?”

    鸠摩智依旧不理会,兀自在原地喃喃了一会,突然一抬手,一道指力射向灰衣人,灰衣人猝不及防,连忙侧身躲避,但是衣角依旧被射出一个透明窟窿。

    鸠摩智见状,顿时如同孩童一般拍手大笑:“火焰刀......不行!拈花指......行!”

    “真疯了?”灰衣人皱了皱眉,也不介意对方方才偷袭,继续道:“老朋友,你这拈花指,可是我教给你的,你忘了吗?”

    鸠摩智一愣,一双眼睛定定望着灰衣人:“慕......慕容?”

    “正是老夫!”灰衣人笑了一声,将面上面巾取下,慕容复浑身一颤,那人神清目秀,白眉长垂,不就是自己本以为早已经死去的父亲?

    “爹爹,你......你没有死?”

    灰衣人瞥了他一眼,面色不虞,道:“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慕容复张了张口,只想说自己已经贵为大宋苏武侯,复国指日可待,但是见此时人多眼杂,也便住了嘴,默默受了这一骂。

    那鸠摩智见灰衣人面容,却好似陷入了迷茫,整个人在原地打圈,嘴里一直低声嘟囔,让人听不清楚。

    灰衣人刚要继续发声,突然那边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今日往日旧事皆被这位萧老施主公之于众,老衲自是一死,慕容博老施主,当日你假传音讯,至萧老施主家破人亡,酿成种种大错,莫非要置身事外吗?”

    却是玄慈见慕容博露面,加上萧远山当面,自己多年隐藏的丑事已然暴露,莫说再去做什么高僧,今日之后,也已经无脸面活在世间,索性将慕容博也供了出来。

    萧远山闻言,面色大变,直直望了过来:“是你!这么多年与我一同隐藏在藏经阁之中,没想到却是我日思夜想的大仇人!”

    慕容博见此阵仗,倒也不慌,大笑一声跃了过去,道:“是我又如何?今日寻仙大会,仙人当前,我也无须顾忌这许多了,萧远山,当日便是我害得你家破人亡,你又能怎样?”

    萧远山顿时咬紧牙关,挥掌打来,慕容博自然迎身而上。

    “打起来了!好啊!”

    吴行知眼睛一亮,谈了半天狗血旧闻,若不是看在萧峰初与其父团聚的面子上,他早已经按捺不住过去闹个天翻地覆了,此时萧远山已经动手,自然也不需要再等了。

    他提着镇天尺,直直朝着玄慈和尚冲去。

    “秃驴,啰嗦了那么久,谁在乎你和你那姘头的陈年往事,你不是想报仇吗?爷爷我给你这个机会!”

    玄慈见吴行知冲来,也是冷哼了一声,他早已心存死志,此番来小镜湖,主要便是为了除去这邪侠,可惜多有变故,计划没有实施,既然如此,只能以死相搏了。

    他踏前一步,一双肉掌上泛起金光,直推了过来。

    “吴大侠,这是少林的大力金刚掌,百年来只有玄慈和尚练成,至阳至刚,不可硬拼。”王语嫣连忙喊道。

    “不可硬拼?”吴行知凛然一笑:“畏畏缩缩对敌可不是我吴行知的风格!”

    他罔若未闻,镇天尺直接对了上去,只听得如同敲钟一般的嗡嗡声响彻,对峙只持续了一刹那,玄慈的双手便肉眼可见地扭曲变形。

    “大力金刚掌?”

    吴行知腰腹又一股力道传出,直达镇天尺之上,只听得咔嚓一声,玄慈和尚双手顿时如同筷子一般折断,镇天尺余势不减,直接戳向玄慈腰身,玄慈在对峙失利的刹那便已抽身后退,但是吴行知的速度何等之快?

    他只感觉肚腹一凉,然后便是剧痛传来,眼前景物飞速后退,轰隆一身砸在地上。

    “不过如此!还以为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还没怎么用力就结束了,太不禁打,着实扫兴。”

    吴行知不满地说了一声,见对方躺在地上,周身扭曲,但是尚有一丝余气,便直接提着镇天尺走过去。

    “这便送你上路吧。”

    “抱歉,这里条件简陋,却是没有办法给你和那叶二娘一般待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