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蕾贝卡和它的大铁锤

作品:《诡异剧本

    金小麦先是感到头部一阵剧烈震荡,然后眼前一黑,就断片了,五大三粗就往地上一躺,啥事也不管,躺得很潇洒。

    【hp值下降百分之70。】

    【负面状态:昏迷,混乱。】

    金小麦脑壳比较硬!还活着!

    毕竟金小麦是21级大佬,在诡异剧本的机制增益下,体力值多了不少点。

    所以感染者蕾贝卡一锤子还不至于将其秒杀,得俩锤子才行。

    特殊感染者蕾贝卡还是比较厚道的,有点不屑于补刀的意思。

    她举着大铁锤悠悠转过身子,看向严罗以及牧师,一副傲视群雄的模样,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神态,像是在说,“还有谁!!!!”

    听到老旧的木质地板凭空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牧师吓得不行。

    他没有摄影机,所以完全看不到蕾贝卡,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房间里似乎有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魔鬼。

    他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枚金灿灿的十字架项链,一边念诵着圣经一边胡乱比划。

    这家伙以为闹鬼,搁这驱邪来了。

    病毒感染者蕾贝卡被赋予了可逃避肉眼察觉的现实扭曲能力。

    她有恃无恐,笔直地向严罗走去,举起铁锤,不带犹豫的朝严罗脑门砸去。

    【技能:暗夜潜行已开启】

    【效果:移动速度+100】

    【进入潜伏模式】

    “show time!”

    严罗嘴角一翘,打了个响指,在铁锤落下的瞬间,他身影隐入黑暗。

    大铁锤砸了个空,最后猛地落在了特殊感染者蕾贝卡自己不可描述的位置,当下发出了“嘭”地一阵闷响,看着就蛋疼。

    亏得她是个女孩子的,若不然这一锤定音的,蛋蛋指定要忧伤了。

    即便是隐匿于黑暗中的严罗看到这般场景,也不由感到胯下一阵发凉,忍不住夹了夹腿。

    不过蕾贝卡毕竟是深渊游民,没有痛觉且不死不灭,这一锤子下去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要换在武侠世界,必须得是铁裆功大乘的功力,但凡差一丝功力都顶不住这铁锤。

    感染者蕾贝卡的脸上露出疑惑,到手的猎物怎么突然不见了?

    她开始四下寻找严罗的身影,这家伙也是个缺心眼,老大个的白人牧师在一旁喋喋不休念诵圣经它却不管不顾,非要追着严罗不放。

    严罗也是臭脾气,自然不会惯着她!能看到它,还忌讳啥?直接开整!

    严罗身影在黑暗中一闪而过,如同黑暗中的夜游神,瞬间顺走了地上金小麦脱落的伯莱塔手枪。

    严罗一手拿着摄影机捕捉蕾贝卡身影,一手拿着伯莱塔手枪开始出击。

    然而在高速移动下,摄像机捕捉的画面帧数反应不过来,模糊一片,压根看不到特殊感染者蕾贝卡,严罗不得不停下身子。

    很快,摄影机镜头里出现了感染者蕾贝卡的身影。

    蕾贝卡不愧是剧本小头目,反应无比迅速,严罗一停下来,她就凭借敏锐的听力感受到了猎物的存在,立马转身提着大铁锤扑去。

    严罗深知诡异之力并不多了,暗夜潜行效果顶多只能再维持6秒。

    “不能耽误了,必须速战速决。”

    严罗不由分说,提起伯莱塔手枪,瞬间潜伏到了蕾贝卡身后,对准目标的俩只胳膊就是一顿骑脸输出。

    严罗没有金小麦的枪法,只能近身。

    在伯莱塔手枪加持的威力下,子弹进入对方体内后炸裂开来!

    几枪之下,严罗便轻易地卸掉了特殊感染者蕾贝卡的俩只手臂。

    “砰~”

    蕾贝卡的胳膊连带着它最喜欢的大铁锤一同掉落地面。

    只见蕾贝卡枯瘦惨白的身子渐渐在黑暗中浮现出来。

    遭受到攻击后,特殊感染者蕾贝卡身上的隐身效果在逐渐消失!

    这是个好消息!严罗丢掉了手中的摄像机,终于可以展开手脚了!

    此时,失去手臂的女怪物蕾贝卡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深渊游民,张开血盆大口就向严罗扑去,试图利用体内将严罗感染。

    但是没有隐身能力的她和普通深渊游民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普通感染者那股疯劲。

    严罗不避不躲,抬起伯莱塔手枪对着她的脑门,将最后几发子弹通通送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

    一连五枪近距离射击,特殊感染者的脑袋开了花,碎成了一地的肉块,在地面可怜地蠕动着。

    没有手臂以及头颅的特殊感染者蕾贝卡依旧没有倒下,她是不死不灭的,但她拿什么攻击?

    头和爪子都没了,她已经彻底被废了,没有任何威胁!

    严罗撤去暗夜潜行技能,随即手中出现一捆麻绳,哼着小曲将没有脑袋的蕾贝卡五花大绑了起来。

    做完这些,严罗物品栏里取出dog军刺,脸上露出变态的笑容,并且发出了gei,gei,gei的怪笑。

    他神情如同一个大反派,吓得牧师后退了几步,深怕他一时兴起,连同自己一起崩了。

    此时,这个魔怔般的家伙打算解剖这只喜欢玩锤子的特殊深渊游民。

    “一只可以隐身的怪物,多可爱的人间尤物!”

    “让我好好解剖一番,看看你里头的配件吧~”

    “嘎嘎嘎嘎,我开始兴奋了,不急,我要一点一点品尝。”

    严罗正要动刀子,牧师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让我先审问一番!”

    牧师走了过来。

    严罗收起dog军刺,给牧师让了个位置。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没有脑袋的感染者蕾贝卡,皱眉道:

    “它连头都不见了,你怎么审问它?难不成让它用脚指头回答你的问题?”

    牧师没有回答,只见他左手拿起出一枚金灿灿的十字架上下比划,与此同时,右手掏兜,取出一瓶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瓶。

    牧师将玻璃瓶的木塞打开,随后对着感染者蕾贝卡的身子就是一通淋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水太凉还是怎么,特殊感染者蕾贝卡的身子在接触到不明液体后,浑身开始奋力挣扎反抗,似乎无比难受。

    严罗猜测这就是白皮子教会常常出现的圣水。

    蕾贝卡力量非常大,得亏神奇麻绳坚韧,换普通麻绳指定是绑不住的。

    牧师开始喋喋不休地快速念诵圣经,而蕾贝卡的残躯挣扎的动作则越来越大。

    只见它惨白的肌肤开始不诡异地扭曲,筋脉越发粗壮了起来,如同纵横交错的爬蛇被埋在皮脂之下不断扭动着。

    牧师手中十字架熠熠生辉,无比圣神,他神情严厉地向感染者蕾贝卡质问道:“万恶之源,你究竟是谁!告诉我!你在哪里!”

    蕾贝卡的残躯没有回答,依旧在痛苦挣扎。

    牧师将十字架用力刺向感染者蕾贝卡,再度质问道。

    “我以主的名义质问你!你在哪里?”

    严罗正疑惑无头的蕾贝卡该用肚脐眼回答问题还是脚指头的时候。

    一道粗狂且邪门的尖锐声音自残躯蕾贝卡的腹部传出。

    “嘻嘻嘻嘻嘻,我没有名字??”

    “喔,对了,你们不是喜欢叫我序列6000么!”

    “嘻嘻,我,无处不在!我可以是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