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记忆碎片

作品:《愿为你摘星时繁星封云霆

    从徐医生那里出来,正好是日出的时候。

    马上就要到农历新年了,虽然早晨的风还是有点点冷,但阳光金灿灿的照在身上,也能让人感受到丝丝暖意。

    徐医生说,想要验证他身体里是不是有过另一个人格,只有一个办法——去做那个人格做过的事。

    跟先生相处过的人其实并不多,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事的人更少。

    他也又想过去找时繁星,告诉她徐医生的这个结论,可是他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等自己把这件事完全印证了之后,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比较好。

    倘若第二人格的猜想真的只是他的幻觉,那他也不必惊动她。

    如果是真的……

    封云霆捏着手机的手微微抖了抖,他微微用力,手机的金属边缘正好按在了手掌中心的伤口上。

    痛,但也让他有些兴奋。

    人好像总是喜欢自虐,身体越痛,心里反而越踏实。

    迎着朝阳,他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那头的人睡意朦胧:“云霆?怎么又这么早打电话来?”

    “打扰到你了?”

    “咳咳……”陆爵轻咳了两声,欲盖弥彰:“你这么早找我肯定有事,说吧。”

    “我是不是先生?”

    陆爵正在喝水,闻言直接呛进了肺里,剧烈的咳嗽个不停。

    “你……”

    “我就是他,对吗?”

    陆爵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息下来,他的语气有些纠结:“你问我的这句话,并不是肯定句。那就说明……你其实并没有想起来。”

    “我只是用现在仅有的条件进行推测,有且只有这一种可能。”

    陆爵沉吟了一下,轻声道:“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复杂,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封云霆报上了一个地址。

    陆爵来的时候,看着这家小店的桌子还油腻腻泛着光,满脸都是嫌弃。

    好在老板正在门口忙活,没有注意这里,陆爵皱着眉小声问道:“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谈?”

    封云霆把面前的一碗豆浆推到他面前:“也可以边吃早餐边谈。”

    陆爵摇了摇头,又把豆浆推了回去:“不必了,我不饿。我的意思是,这么大的事情,就不能找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

    “这家小店的奶黄包是小星星以前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的,每天早上我都要骑着车子绕大半个H市给她买。”

    “所以呢?你来纪念一下?”

    “算是吧,但我更想多去一些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说不定可以想起来一些什么。”

    陆爵明白了,不过他还是有点局促。

    伸手把自己的西装外套往里面拢了拢,尽量避免沾染到桌子上的油污,整个人坐的十分局促。

    “行吧,那我就长话短说……”

    真的是长话短说,不到十分钟,陆爵就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他了。

    “我了解的大概就是这么多,至于那时候你跟时小姐之间还发生过其他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封云霆点了点头,咬了一口奶黄包。

    陆爵皱眉:“知道了真相,你一点都不激动的吗?”

    “激动啊,你没看到我激动的吃了一个奶黄包。”

    “……没看出来。”

    “我牛奶过敏。”

    “那你还吃奶黄包?!”

    “我忘了,”封云霆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最后无奈的放了下来,苦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

    陆爵看的无奈又好笑:“这次我总算是看出来你有多不淡定了。堂堂封云霆,居然窝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小摊子上吃豆浆和奶黄包,要是让你的竞争对手知道,头都能笑掉。”

    封云霆也跟着笑:“笑就笑吧,我都不在乎了。”

    “也对,你现在唯一的心结也打开了。是的,你就是先生,先生就是你。或者是,先生是那个放不下也忘不掉时繁星的你,他就藏在你的心里某个角落,当时繁星彻底离开你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跑了出来,追了过去。”

    封云霆轻轻“嗯”了一声。

    “想什么呢?怎么愣住了。”

    封云霆又塞了一个奶黄包进嘴里。

    陆爵吓得赶紧去拉他:“你赶紧吐出来!身上还有伤呢,你想死是不是?”

    “不是,我心里有数,我刚刚吃下那个奶黄包的时候,好像脑海里出现了一点点的记忆碎片……”

    陆爵惊了一下:“什么碎片?”

    “好像是小星星在跟先生说话。”

    “说的什么?”

    “她说……她永远也不会离开我。”

    “对‘先生’说的?”

    “对。”

    “还有吗?”

    他咀嚼着第二个奶黄包,眉头忽而紧紧蹙了起来,按着胸口有些痛苦。

    陆爵赶忙问道:“是不是过敏了?你还好吗?”

    “没那么快,”封云霆道:“就算是过敏也得吃下去过一会儿的,我只是觉得你说得对,我不该吃第二个奶黄包的。”

    “当然,过敏严重的话是会死人的!你如果想回忆那段时间的记忆可以慢慢来,真的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封云霆却苦笑着摇头:“这倒是没什么。我只是又想起了小星星跟我说的第二句话了。”

    “那不是很好吗?”

    “不太好,”他舔了舔唇,道:“小星星说,她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只要我不是封云霆。”

    陆爵:“……”

    两个人都沉默了。

    好久都没人说话。

    陆爵张了张嘴,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我现在总算明白了,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拜托我假扮先生去跟时小姐接触。对她来说,封云霆这个名字是个魔障,她可以接受先生是任何人,唯独……你。”

    封云霆点头:“我本来还有个问题要问你的,看来现在也不必了。”

    “什么问题?”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真相却不直接告诉我,也不告诉小星星,反而要在爷爷的寿宴上旁敲侧击的提醒我们。”

    陆爵颓然的点头,叹了口气:“封老爷子的寿宴上,我看你跟时小姐的相处已经十分亲密了,或许就这样再过一些时日,她能彻底放下先生,重新接受作为封云霆的你,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如果我一早就说了,我怕会好心办坏事,万一时小姐真的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怎么办?连你们现在仅有的一点点可能性都要打破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