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

作品:《深空彼岸

    “有些问题。”王煊盯着四大菩萨,看出一些不同的东西,毕竟他是真正的宗师级强者。

    毋庸置疑,四大菩萨的肉身很强,但其精神能量却比不上真正的大宗师。

    在同层次的人物中,这方面绝对是个短板。甚至,王煊觉得,他如果得到一本精神领域的秘笈,他有把握冲溃一位月光菩萨的精神体!

    所有人都在注视,都是各组织的特顾与安全专家。

    四大菩萨一步迈出后,像是在贴着地面飞行,横渡出去很远,那种景象相当的惊人。

    月光菩萨实力强大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因为月球引力没那么大。

    王煊额前有淡淡的白雾,他密切关注,想验证心中的猜想。

    月坑附近直接爆发战斗,实力到了月光菩萨超体这种境地后,提前有感,手中的合金刀向着天空劈去。

    同时,也有人抬脚踏向地面,冷硬的岩石地崩开,出现很多巨大的黑色裂缝,大宗师级的力量非同凡响。

    王煊表情严肃,那些神秘生物果然还是那一招,向前猛扑,直接附体。

    一位月光菩萨的合金长刀扫过半空,但是……毫无用处,刀锋从白光中划过,神秘生物无恙,俯冲到他的头上。

    防护层外面没有空气,虽然无法传出声音,但是人们依旧能感觉到,那位月光菩萨在嘶吼,痛苦的大叫。

    他扔下合金长刀,抓向自己的头部,恨不得将太空服撕烂,将防护头罩敲碎,状若癫狂。

    王煊叹息,月光菩萨的弱点很明显,肉身实力够了,但精神层次跟不上,现在被附体后挡不住。

    砰!

    那位月光菩萨将一块四米高的陨石块踢的离地而起,在半空中爆碎,让所有目击者都心惊肉跳。

    王煊看的清楚,半空中那个发光的生灵钻进其头部,一点一点的消失,那景象让人不寒而栗!

    “相当的残忍啊!”王煊叹气,他能看到,月光菩萨的精神在暗淡,被对方一点一点掐灭了。

    不过,他也看出问题。那种生物想要附体果然要付出代价,被月光菩萨的肉身灼烧,那个生物绽放的白光在瓦解,在暗淡。

    即便这样,那个生物也要钻进去,执意要入主那具身体,而且似乎很兴奋。最终,他暗淡了,终于全身没入月光菩萨的躯体中。

    王煊心头剧跳不止,生命科研所研究出来的最新型菩萨超体,该不会正好满足了那种生物所需吧?

    喀嚓!

    第一个被附体的月光菩萨进行最后的挣扎,将太空服撕裂,引发他体内那个神秘生物愤怒的咆哮,有精神波动传出!

    防护层这边许多人都叹息,他们没看到月光菩萨与什么生物战斗,但是见到他发狂,而后撕裂自己的防护服,意识到他要死去了。

    即便强如大宗师,也不能长时间暴露在月球表面。

    最后他纵身一跃,消失在漆黑的月坑中。

    不远处,另外三位月光菩萨也在激烈对抗,挣扎,全都发疯,他们到底在与什么东西战斗?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未知最可怕,让人心生恐惧。

    一位月光菩萨炸开,血肉与骨头洒落在陨石附近。

    从他身体中飞出的神秘生物变得虚淡,附体大宗师让他付出很大的代价,最后也没有得到肉身。

    接着,第三位菩萨超体也爆开。第四位则跃进月坑中,再也没有出现。

    一时间,保护层这边所有人都安静了,鸦雀无声,那可是月光菩萨超体,短时间内全灭!

    尽管很惨烈,让人心头沉重,但是,王煊确定了一些事。

    月坑中的生灵无法移山填海,难以大范围影响滚滚红尘中的人类,连附体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他又看向远处的白马寺与道教祖庭,佛道亦如此。

    他越发有些相信自己的某种猜测,古代许多神话传说可能都是在精神领域发生的。

    “列仙的归列仙,人间的归王煊。”他轻声自语。

    这样想的话,列仙与菩萨或许都将有新的解释。

    秦鸿脸色难看无比,他亲自来到现场,隔着防护层看到这一幕,连四位月光菩萨进去都没有扑棱出水花,这令他心中焦躁。

    他转身离去,现在或许该考虑动用“N物质”了,那是从昔日的“福地”中提炼出来的东西。

    但他真不想遗弃次子的身体,希望从月坑中带出来,不然的话与那群神秘生物同葬在一起,想一想就发瘆。

    “根据这么多年的观测,月坑中的生物应该与精神体有关,我觉得,想将云风带出来,需要找精神力强大的人进去才行。”秦鸿身边的人开口,特意查了一百多年以来的各种资料,详细了解过每一次的恐怖事件。

    秦鸿已经回到住所,心情糟糕透顶,脸色很冷,道:“一时间哪里去找这种人?”

    “那些组织在月球分部的安全专家、特顾中,估计会有几个精神力高的人,可以动员他们。”

    “这群武夫,该体现他们价值的时候全都退缩了。这群人……还不如我脚边的守山犬可靠!”秦鸿带着情绪,一脚将近前的守山犬踢了出去。

    他身边的亲信不出声,这个时候多说容易出错。

    很长时间后,秦鸿才恢复冷静,看向身边的人,道:“再去给我施压!”

    很快,各大组织开始动员自己公司内部的安全专家、特顾,明确告诉他们,秦家再次提高了悬赏。

    秦家是鼎武这种组织的大客户,所以他们确实在认真安排,联络一些老手,奈何无人响应。

    毕竟,月球上的分部是正规公司,不是各大组织养在其他荒芜星球的雇佣兵,也不是不能随意调动的死士,所以月亮上的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不久后,相关组织接到通知,秦家的人想与安全专家、特顾们见上一见。

    月球上可以提供安全服务的组织,能有六七个,数百位安全专家、特顾被请到一个礼堂中。

    连秦诚这种“水货”都来了。

    当然,他采气与内养成功后,勉强算是最低级的安全专家了。

    秦鸿来了,有无尽的伤感,叹息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业内的精英,有些朋友更是顶尖的修行者。这样冒昧将各位请来,实在是有些打扰了。但是,请你们理解一位刚失去孩子的父亲的悲苦与痛楚……”

    秦鸿声音低沉,说话中藏着痛,表现的很真诚,并且姿态放的很低。

    王煊讶异,如果不是他形成精神领域,曾经远远地听到秦鸿的冷语,现在还真看不透这个人。

    那时,远离众人时,秦诚当着自己亲信的面,说一群武夫是废物,胆小无用,还不如养条狗。

    现在,他将众人召集到一起后,满脸悲色,话语直白,带着感情,说称旧术与新术修行不易……谁的命不是命?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的不愿请人犯险。

    王煊在心中给他打了标记,这个人十分虚伪与阴冷,以后万一有交集的话,必须得严加防备,不怎么好对付。

    “老秦这人很接地气啊,说的很实在。”秦诚在那里感叹。

    王煊能说什么,只能叹道:“我们还年轻,多学,多看,多留心。”

    最终,秦鸿让人将黄金蘑、地髓、剑经、古代锻炼精神的秘本、奥列沙的手札等全都摆在桌子上。

    并且,他告知众人,还会有先秦方士的竹简,以及月光银、山螺等,只是没带在身边而已。

    另外,他准备的赏金会高达三亿新星币。

    听到与看到完全是两码事,眼下珍物、绝世秘笈、还有三亿的赏金就在眼前晃动,顿时让一些人血液流速加快。

    果然,有人忍不住开口:“如果死在里面,会有抚恤金吗?”

    这是要卖命!

    秦鸿立刻回应,而且很果断,道:“有!谁的命不是命?真要是发生意外,你的家人必然会被很好的照料!”

    尽管九成九的人依旧不会去冒险,但却觉得,秦鸿相当的真诚。

    王煊顾不上感慨了,而是集中所有精神看桌子上的秘本,他形成了精神领域,所谓的障碍物、角度等,都不是很大的问题!

    尤其是秦鸿为了给众人更为直观的印象,手持那些东西,一一展示,甚至翻动书页,进一步方便了王煊。

    所谓古代锻炼精神的秘本,总共就两页,字数少的可怜,不过几百字而已!

    王煊感叹,难怪古代有种说法: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

    剑经则有六页,六段密语配了六幅图。

    王教祖很不客气,趁着秦鸿悲恸与感人肺腑的讲话时,他将两册经文都记到了心中。

    周围的人私下议论,秦鸿这人不错,为人地道,虽然不能去帮忙探险,但都对秦鸿观感极佳。

    王煊参与进来,连连点头,说老秦这人厚道,然后随大流一起离开礼堂,心情甚佳!

    最终,共有六人冒死要进月坑去试试,结果,他们试试就逝世了。

    至此,再也没有人敢踏出保护层一步。

    很明显,月坑不同于以往,这次复苏后,压根就没有沉寂的迹象,未来相当一段日子恐怕都会极其危险!

    “那六人都死了!”亲信赶来,告诉秦鸿。

    “武夫的命很贵吗?”秦鸿冷着脸站了起来,看向窗外,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那些陋术早晚会被撇弃!”

    最后,他阴沉着脸开口:“联系一下各家,看看他们还有没有意见,没有的话,我就动手了,放弃云风的尸体!”

    这些年来,新星的各大组织与财阀也一直在研究月坑,不可能总将这个隐患遗留下去。

    他们已经确定,月坑中有X物质,其浓郁度比当年发现的“福地”要低不少。

    这种X物质具有超凡属性,对飞船与智能机械等有严重的干扰,相当的致命。

    同时??它也会侵蚀新术领域发现的同样有超凡属性的上帝因子,让人颇为头疼。

    这么多年过去,各大组织仔细探索与研究,找到一种稀有的N物质,同样有超凡属性,但却可以对冲X物质。

    “既然几家都没有问题,那么行动吧!”秦鸿咬牙吩咐道。

    一艘战舰出现在月球上空,直接发动。

    刹那间,月坑中爆发出刺目的光,而后湮灭,接着月坑那里又亮起,最后爆开了!

    “月坑的麻烦被解决了?”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惊呼,无比震撼。

    王煊看到,有发光的生灵冲出来,但是又莫名的瓦解了,一具又一具绽放白芒的身影爆碎。

    “精神领域的神话传说,不敌现世啊。”王煊感叹。

    突然,他头皮发麻,感觉要窒息了,这天地间像是有莫名的大灾难要发生。

    “老王,我胸闷,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状况?”秦诚大口呼吸,感觉阵阵心悸,连他都有感应了。

    “列仙的归列仙,人间的似乎还没归王煊。”王教祖自语,然后拉起秦诚就跑,向着千年古道观而去。

    秦诚道:“白马寺更近!”

    “跟他们不熟,如果要从古代的大坑中向外拉人,我得找个熟悉的!”王煊拉着他狂奔,自语道:“老张,如果情况不对,这人间暂时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