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血口喷人

作品:《特种教师

    飞机在印度洋的上空飞行着,向着华夏的渝城飞去。

    机舱内,叶皇躺在舱内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思绪纷乱。

    这是自己回国之后第几次碰上有人谈及自己和叶家关系的问题,叶皇已经记不清楚了。

    只是他知道,每一次在说到这个问题之上的时候,自己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愤怒。

    是在可以的躲避什么吗?

    叶皇心中不能确定,也不能肯定。

    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道路之中缺失爱、缺失亲情。

    父母、家人、亲人,这些概念在叶皇的心中几乎是一片模糊。

    他不知道这些到底代表着什么。

    在叶皇的心中,这些概念还不如幼时的乞丐爷爷来的真切。

    那一个在燕京风雪之中从垃圾箱捡到自己的老人。

    一个用米糊糊把自己喂养大的老人。

    在叶皇心中,乞丐爷爷这个概念要比父母亲人更为亲密。

    而后者仅仅是因为血缘关系带着让自己内心对这些词语有一个模糊的概念而已。

    “父母、家人,真的不需要吗?”

    看着机舱顶,叶皇喃喃自语道。

    伸手入怀,叶皇从胸口摸出一个翡翠观音眼中带着一丝迷茫的看了看。

    这是自己身上唯一能够和血缘联系在一起的物品。

    自己的亲生父母留给自己的东西。

    恨了这么多年,怨了这么多年,最终叶皇还是没有舍得丢弃这玉观音。

    也许在自己心中他还是渴望得到爱,得到亲情的。

    此刻的叶皇想到了楚轻狂在自己离开时候说的那一句话。

    叶家的孙儿是被人带走的,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

    “真的没有放弃吗?那为何自己在燕京流浪了那么多年,他们也未曾去寻找?”

    眼中闪烁着泪花,叶皇心中痛苦不已。

    “对不起,风铃,我还是无法做出选择,我还是无法原谅他们。“

    缓缓的闭上眼睛,叶皇将手中的玉观音小心的放回怀中,不再去想这个让他纠结了整整二十年的问题。

    也许一切真的到了那一步,什么都会有答案的。

    ……

    飞机在飞行了接近八个小时之后,终于降落在了渝城江北机场。

    特战队员同医疗队员被军方派来的车子全部接走。

    叶皇则是拒绝了楚轻狂的邀请,将那所谓飞船上的珠子交给后者,便是有些落寞的向着机场大厅外走去。

    五天的非洲历程,再一次磨砺了叶皇的内心。

    那一双眸子之中带着淡淡的忧伤,更多的则是一丝丝的迷茫。

    对于自己的未来,对于自己的身世。

    许多的疑惑都让现在的叶皇有些身心俱疲。

    一袭破旧特种兵服装的叶皇,走在机场大厅之中如此的惹人眼球。

    周围的每一个人看向他,仿佛在看一个乞丐一般。

    但是当他们看到叶皇那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的时候却是一个个转过头去,不再敢看。

    仿佛这一双眼睛会吸走人的魂魄一般。

    走出大厅,叶皇正准备招手打的,却是猛然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

    “叶先生,是你吗?”

    回转身看去,叶皇便看到了一个带着墨镜的靓丽女子,穿着一袭红色职业套装款款的向着自己走来。

    “叶先生,真的是你啊,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你。”

    后者看清楚叶皇的模样之后,显的很高兴,拿下墨镜走过来道。

    这个时候,叶皇才看清楚眼前这女子自己竟然认识。

    客来居火锅城的老板娘江燕,萧琳那妮子的闺蜜。

    “燕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对方之后,叶皇也不好意思再板着一张脸,调整饿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笑着问道。

    “我去上海谈生意了,刚刚下飞机。”听到叶皇问自己,江燕笑着答应了一声。

    “你呢?怎么这一副打扮?”

    上下扫了叶皇一眼,江燕不明白眼前这叶皇怎么会这么一副打扮。

    “呵呵,没什么,刚才当了一会群众演员,正准备打的回家呢。”

    叶皇自然是不可能将去非洲的事情同江燕说,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道。

    “群众演员?叶先生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啊。”

    江燕并不是傻子,叶皇这番话她自然是不信。

    一个能够住的起别墅的男人,怎么会有这闲情雅致当群众演员。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她也不好说什么。

    “走,正好我让人过来接我,若是叶先生不嫌弃的话,就一起。”

    笑了笑,江燕说道。

    “那敢情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笑了笑,叶皇并没有拒绝。

    不是叶皇不想自己打的回去,实在是出大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身无分文,不得不让江燕带自己一程了。

    “走,我的车就在前面。”

    听得叶皇答应,江燕心中也是一喜。

    两人走到一辆凯迪拉克前,就在两人准备上车离去的时候。

    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客来居的女寡妇江燕大老板嘛,怎么,一些曰子不见,换了新骈头了?”

    “还是个农民工,果然口味浓厚啊。”

    江燕同叶皇两人几乎是在听到这尖利的声音一刹那间脸色便是阴沉了下来。

    “貌似有人想要找茬。”

    侧身看了江燕一眼,叶皇脸上带着一抹冷笑道。

    “抱歉,这事情我自己处理好了。”

    江燕对着叶皇歉意的笑了笑,关上车门站在原地回身对着不远处一个浓妆淡抹的女人冷冷道。

    “莫石梅,麻烦你把嘴放干净点,说别人的时候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回去告诉宋元明,别没事总找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人,看的我恶心!”

    怒瞪着这叫做莫石梅的女人,江燕柳眉紧蹙,眼神之中带着一抹仇恨之意。

    “哟,只准你在外面养野汉子,就不允许别人说你怎么的?你连公公婆婆都不管了,真没见过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真不知道宋总喜欢你哪一点。”

    听得江燕这话,后者也不生气,轻哼了一声白了江燕一眼道。

    “你……你血口喷人!”

    原本就不怎么会骂人的江燕,听到对方这样中伤自己,胸口之中淤积着一口恶气却是不知道怎么发泄。

    只能够大声的呵斥对方。

    但是她并不知道对方越是看到自己生气便越是高兴,对方的目的便越是达到。

    本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