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不敌也要战

作品:《特种教师

    大厅内总共三十几号人,一下子躺下了一半还多,这种摧枯拉朽的战斗他柴豹还从未见过,即便是当初跟那些大帮派帮战火拼的时候,也从未见过这般厉害的角色。

    “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如此厉害?”心中猜疑,但是柴帮却是明白,再想也是没用,赶紧的冲进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然后抄着自己买来护身用的枪冲了出来。

    “快去叫刑愣子,要不然今天咱们柴帮就要废了!“冲出房间的一瞬间,柴豹便是扯着跟在自己身侧的小弟让他赶紧叫人。

    眼前这炎黄会的老大也只有那刑愣子估计能有一战之力了。

    那小弟听得自己老大这么一说,赶紧从后门溜出了酒急匆匆的向着对面的施工工地赶了过去。

    等到对方将一个魁梧大汉叫回来的时候,这边叶皇也已经差不多解决了战斗。

    整个梦幻巴黎酒的大厅内,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人,全部都是抱着自己的左臂在那里哀号着。

    至于柴帮帮主柴豹则是站在三楼的栏杆处,手中的枪指着叶皇却是自始至终未敢开。

    昨天夜里邱虎的事情早已经在这周边一带传的沸沸扬扬,那邱虎动了好几条枪甚至找了青狼帮的人都没有搞定对方。

    自己这一条改装的破枪能够把人怎样。

    看着自己的兄弟跟挺尸一般躺在地上,柴豹脸色绷紧心中滴血却是无法。

    混黑就是这样,谁拳头大谁是老大。

    以前自己逮着人不放,使劲的蹂躏,今曰最终遭了报应。

    柴豹心中很明白,刚才这小子说那一番话完全就是惹起自己的怒火,对方好找机会下手。

    只可惜一开始自己没看明白形势,最终落到这种田地。

    他心里清楚,今天过后柴帮将不再是柴帮,被人直接到总部挑了场子,所有兄弟全部断了左臂,那曾经的仇家怎么会放过这种大好的机会。

    眼下柴豹想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

    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废了,若是自己也跟着被断掉一臂,柴豹几乎可以想象自己很有可能活不过今晚。

    几年之中,自己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实在太多。

    就在柴豹着急不已的时候,自己小弟带着刑愣子的出现让希望之火几乎熄灭的柴豹再次燃起了火花。

    刑天,周围的人都喜欢叫他刑愣子。

    原因并不是他真的傻,而是因为这个大哥从来不喜欢多说话,总是闷着头做事情。

    至于刑天到底来自哪里,没人问,也没人在乎,周围的人只知道这个大个有一个母亲,身患重病。

    他之所以帮着柴豹做事,主要是因为没帮着柴豹打一场,他可以得到几百块钱,为自己的母亲抓药。

    刑天能打,柴帮的人都非常清楚,十几个人上去都未必能够撂倒他。

    此刻,刑天的出现,不仅是柴豹,就连躲藏起来的柴帮帮众也都是纷纷脸上带上了喜色。

    就连叶皇,在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这个大个心中也是不由的暗赞了一声好高的个子。

    知道眼前这人就是这柴豹最后的撒手锏,叶皇便是仔细看了一下眼前之人。

    接近两米的身高,比一米八五的叶皇直接比了下去。

    肩膀宽大犹如蒙古勇士一般,脸色刚毅,古铜色的面庞之上写满了对生活的不屈和对现实的控诉。

    只看一眼,叶皇便知道眼前这大个是受了许多苦的苦命汉子。

    这从对方双手厚厚的茧子便可以看的出来。

    在叶皇盯着对方看的同时,走进来的刑天也是注意到了自己身前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叶皇。

    在看到对方眼神的一瞬间,刑天的眼神便是一凝,一股战意猛然升腾而起,他知道眼前这人应该就是这次柴豹要自己对付的人。

    在这人身上,刑天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这种感觉,自从刑天来到渝城还从未有过。

    “刑天,去,给我干掉他,我给你一万块!”指着叶皇,三楼之上的柴豹手有些颤抖的打着哆嗦指示道。

    听得三楼之上慌张的柴豹,刑天并未急着做出任何的动作而是转身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况然后抬头伸出五根手指道。

    “五万块!”

    虽然平时被人称作刑愣子,但是刑天却是一点也不愣。

    眼前这形势刑天一看便知道定然是这豹子头被人寻仇找上了门,自己却又是没有好的办法解决。

    坐地抬价这种事情刑天也明白,此时不抬价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而且眼前这叶皇给他的危机感全所未有,五万块对于搜刮了不知道多少钱财的柴豹来说已经非常少了。

    “你!刑天,你竟然坐地起价,难道你就不怕我以后不再用你?”一听这刑天直接从一万升到五万,柴豹当时给气的三佛出窍四佛升天。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是给多少要多少的刑愣子,今天也会逮着机会坐地起价了。

    “五万块,我出手,不行,我走!”简单而又简洁,刑天没有说任何的废话。

    现在是柴豹再求自己,而不是自己求他,这种心理博弈虽然刑天自己不是很纯熟,但是这么明显的危机下,他相信柴豹能够做出选择。

    而且除此之外让刑天提价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自己的母亲。

    白血病换血已经让刑天身无分文,这个时候能够从这柴豹手里多敲诈出一分钱,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笔救命钱。

    事实证明,刑天最终堵对了。

    眼下的情况,柴豹明白只有寄希望于眼前这竟敢坐地起价的刑愣子,阴沉着脸说道。

    “好!只要你能够解决这小子,我给你五万块!”

    指着叶皇,柴豹厉声说道。

    没有去回复柴豹的话,刑天直接转身面向了叶皇,眼神收缩,整个人身上蕴发出蓬勃的战力。

    眼前之人是他刑天所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但是为了母亲的救命钱,他必须一搏。

    感觉到眼前这大个子身上爆发出来的强悍战意,叶皇笑了笑说道。

    “大个子,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是对手也要战,这钱我必须拿到!”

    本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