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势同水火

作品:《特种教师

    “那王安逸又是什么人?”叶皇继续问道。

    “王安逸是王家最年轻一代中的老二,风流成姓是燕京圈子最著名的花花公子,京城不少贵妇还有娱乐圈的明星都和他有染。不过此人在商业上的才华却是让人吃惊。”

    “这些年王家的产业在他手底下发展很快,要不是叶家有银狐叶王朝掌舵,恐怕王家在经济实力上早就超过叶家了。”

    虽然对于那王安逸秦月印象极其的不好,但是秦月却不得不承认这王安逸在商业上的才华。这些年王家产业在王安逸的艹纵下屡屡有大的斩获。

    京城圈子甚至有人说他将是下一个银狐。

    “看来这风流鬼还是有些能耐的,要是有机会还真要去见识见识。对了,那叶家也是燕京的大家族吗?”

    “嗯!叶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实力甚至比王家更胜一筹,那叶王朝便是王家的家主号称银狐。”

    “银狐?这名字起的有趣,一定是一个老歼巨猾的家伙?”狐狸一向是跟狡猾相联系,一听秦月这样说叶皇便是这样想道。

    “什么啊,银狐是对叶老爷子的尊称。他老人家纵横商界四十余年创立了叶氏,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呃……那个,月儿,你不会和叶家有什么渊源?怎么我这么一说,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眼见这秦月反常的样子,叶皇不由问道。

    “叶老爷子是我爸的老师,你说什么关系!”撅着嘴,秦月白了叶皇一眼道。

    叶老爷子抗美援朝回来曾经当过一段老师,而那时候自己父亲恰好成为他的学生,后者给自己父亲很大的影响,这些年自己父亲一直对叶老尊敬有加,逢年过节都会过去探望。

    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竟然骂叶老爷子,秦月不瞪他才怪。

    其实除了这一个原因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则是秦月同叶老爷子的女儿叶轻眉私底下关系一直非常要好。乍听这叶皇这么说叶老爷子自然不愿意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要勾搭叶家的某个人呢,害得我如临大敌的样子。”

    听叶皇这臭嘴,秦月举手欲打,却是被叶皇抓住握在了手里,心下生气却是对这家伙也没什么办法。

    她发现,现在的自己简直跟起初的萧琳如出一辙了,跟这个家伙都是有些纠缠不清了。

    对方简直是自己的冤家,是专门来气自己的。

    “对了,这叶家跟那王家关系咋样啊?”叶皇继续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

    “当然是想法子啦,你想啊,既然尘烟的家族斗不过王家,那只能找可以斗得过王家的家族啦,正巧,这叶家不就是一个嘛。”

    “你说要是他们关系不怎么好,这事情不就好办了嘛。”

    “怎么个好办法?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赶快说!”

    此时的秦月说话便是有一些着急之色催促叶皇道。尘烟要嫁入王家的事情自己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想不到帮她的办法。

    但是叶皇这臭诸葛亮刚才那样子好像是有什么招数一般。

    虽说把叶家扯进来,秦月心中有些不忍,但是秦月却也知道叶家同王家本就是水火不容,真的让他们帮忙倒也没什么不妥。

    “你先跟我说他们关系好不好,我再告诉你。”叶皇卖关子道。

    眼见叶皇这么气人,秦月咬了咬嘴唇说道。

    “四大家族之中王家和叶家的关系最差,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哦?怎么个水火不容,说来听听?”

    “燕京圈子传叶老爷子以前跟王家老爷子以前是战友,好像王家老爷子抗美援朝的时候一次错误的指挥导致整个小队的牺牲,从此叶老爷子一直对王老爷子一直很仇恨。”

    “燕京城这样穿,但是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其他原因才是。叶皇,你觉得我要是找叶家帮忙他们会帮吗?”

    此时的秦月也明白了叶皇是想要通过寻找王家的对头来平衡这其中的利益关系,从而让尘烟摆脱命运。

    但是秦月心中却是并没有底。

    虽说平时秦家跟叶家关系非常要好,但是这种事情却是隔了一层关系秦月自己感觉都有些说不出口。

    毕竟大家族也有大家族的行事风格,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帮人的。

    “成与不成现在谁也说不准,不过若是有一个让叶家不得不出手的理由相信应该能够打动他们才是。

    “那这理由是什么,你告诉我?”秦月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这事情必须等尘烟回来才能够好好商议,放心,尘烟若是不想嫁人,我保证谁也不能强迫她!”

    “你又要动武,叶皇,你要是伤害了尘烟的家人,就算是尘烟最终没有嫁入王家,她也不会高兴的。”

    看着叶皇眼神之中闪烁的精芒,秦月便是心中一阵害怕,这个家伙总喜欢暴力解决问题。

    真要是因为尘烟的事情这家伙到时候去抢婚,那可就大发了。

    得罪了谢家不说,恐怕连王家也得罪了。

    那样的一个巨无霸,他们想要在华夏国找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我说月儿不要小瞧我的智商好不好?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我是说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明白了吗?”

    “你们几人只要不想做的事情,我保证谁也不能强迫你们,走,上车了。”

    “回去看看尘烟回来没有,我们好商议一下该怎么应付这事情。”

    说着叶皇打开车门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秦月叹息一声知道这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便是坐进了车里,叶皇启动车子向着别墅而去。

    而就在叶皇赶回家的同时,江岸的一家高档的咖啡厅内却是发生着另外一幕。

    靠近江边的窗前,谢尘烟脸上带着一丝冰冷,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坐在那里,身前的咖啡俨然已经凉透。

    对面,一位长的非常俊俏的帅气男子用手里的匙子轻轻搅动着咖啡看了一眼对面的谢尘烟,最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这才慢慢的说道。

    “尘烟,我知道家族决定联姻的决定让你牺牲很大,哥哥也曾经跟父亲以及其他叔叔说过,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现在我谢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因为王家老二一直喜欢你才抓住了最后一棵稻草,父亲他们放弃的可能姓不大。”

    “所以哥哥也是无能为力。”

    “大哥,你不用自责的,他们不是一直就想要我嫁到王家好攀上这棵大叔吗?”

    “这次他们如愿了。只不过他们真的觉得牺牲我的幸福便能换回家族的平安吗?”

    “大哥,你告诉我,真的能吗?”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哀婉,谢尘烟已经有些顺从命运安排的意思。

    从小到大,自己的路一直都是家族安排下走的,没想到最后连嫁给谁自己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她想过要抗争,但是自己实在是没有那个能力去改变残酷的现实。

    家族的责任,这沉重的包袱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我都知道不是吗?父亲他们只是在与虎谋皮而已,到时候怎么样,谁也说不准。”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就会离开家族去美国发展,这个家族已经不值得再去为他付出什么了。”

    “尘烟,你也不要怪父亲,谢家嫡系只有父亲还有你我兄妹二人,其他旁系如狼似虎,父亲也招架不住的。”

    男子脸色虽然平静但是眉宇之间却也是带着一丝哀伤之色。

    整个谢家到这个地步,虽然自己父亲也有错,但是更大的原因还是旁系争权夺利导致。

    现如今家族要倒,却又要牺牲自己妹妹的幸福来成全他们的私利,谢河洛心中也不是滋味。

    “我不会怪父亲的,这就是我的命不是吗?”带着一丝凄婉,谢尘烟站起身笑了笑然后对着自己大哥说道。

    “大哥,给我一天时间好吗?等我安排好一切,自然会跟你回去。”

    “好!明天还是这里我过来接你,我送你回去。”说着,男子起身准备送谢尘烟回去却是被后者叫住了。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好了。我住的地方女孩子比较多,不方便。

    说着,谢尘烟自己走出了咖啡厅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钻进里面离去。

    咖啡厅前,谢河洛看着自己妹妹这样离去,心中突然升起无限悲凉。

    十几年前曾经辉煌一时的谢家,如今却沦落到连让家族苟延残喘都需要拿联姻来保证的地步。

    这不的不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谢河洛想要帮自己的妹妹却是根本无能为力,他想救妹妹却又承担不起家族的重任。

    曰薄西山的家族已经被族里的那些附骨之蛆啃食的只能一副架子,光线的外表之下剩下的只有虚荣心而已。

    “爷爷,若是您还活着,当真会对那些恨不得臭骂那些旁系子弟,您床下的基业就这样毁在了他们的手里啊。”

    一滴泪流出,谢河洛轻轻擦拭,转身走进自己开来的车内然后离去。

    明天的此刻他便要接自己的妹妹去迎接那未知的命运。

    本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