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截杀

作品:《特种教师

    就在叶皇同秦月两人被袁明强制带上警车离去没多久,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从百货大楼内蹿射出来然后飞速的冲进一辆停在路边的曰产车然后向着叶皇追去。

    而同时,对方也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接通,话筒内立时传来了一阵男女原是运动才会发出的喘息和呻吟声。

    听得这声音,黑衣男子眉头轻微的皱了起来,又等待了片刻,随着女人一声高亢的尖叫之后一切归于平静,这个时候电话才被接起,一声带着一丝慵懒的男声响了起来。

    “什么事?”

    “少爷,目标被带上了警车,看样子是要去警局……”男子话还未说完便是被对方直接打断了。

    “我不管血修罗那混蛋到底要去哪里,我要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明白吗?”

    “明白!可是,少爷,警车上人员很多,而且里面还有上午和您一起喝酒的袁局长的公子。”

    听到自家少爷咆哮的声音,后者眉头再次一皱,不过还是点头答应并且将情况报告了一下。

    “无妨,去做就是了。做的干净利落些,至于产生的影响我这边会打点的,记住,在我离开渝城之前,我一定要见到血修罗的尸首!”

    “少爷请放心,属下一定做到!”恭敬的点头答应,黑衣男子随即挂掉了电话。

    之后他又打了个电话对着对面冷声吩咐道。

    “兵王,你和毒王可以开始行动了!少爷的要求是不惜一切代价斩杀血修罗。”

    “知道了。”对方冷冷的答应了一句,随即挂掉了电话。

    而这边黑衣人挂掉电话之后则也是开着车子隐没在车流当中远远的跟随着叶皇乘坐的警车。

    车内,秦月小手紧紧的握着叶皇的大手看着他一脸没事的样子,轻声的问了一句。

    “要不给琳琳打个电话?”

    “给她打电话?不要,那样多没面子,你忘了上次在火车站我和她说真要被带警察局也不找她吗?”

    坐在车里翘着二郎腿的叶皇听秦月要给萧琳打电话赶忙的制止道,今天自己可是陪秦月出来买衣服被人家给阴了,这事情丢人丢到家了。

    要是让萧琳那丫头知道还不挖苦死自己,以后在家里可就直不起腰来了。

    “可是他们不认你的军官证啊?明天我们要去参加婚礼,他们要是把我们关到明天怎么办?”

    虽然叶皇依旧是没事人的样子,但是秦月心里却是着急起来。

    她心里也明白今天这袁明是在公报私仇,但是人家枪都拿出来了你也拿人家没办法。

    “没事,到了警局他就会认的,放心。我保证不会耽误明天参加婚礼。”叶皇神秘的一笑,拍了拍秦月的小手心里却是有些美滋滋。

    平时可是没机会握着秦月柔嫩的小手,说来今天有这机会这袁明多少还帮了一些忙的。

    这个时候叶皇看向前面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臭屁哄哄的袁明多少是顺眼了一些。

    “恐怕明天你们没办法参加婚礼了,这次叶皇不仅有抢劫珠宝店的嫌疑,而且涉险伪造军官证,但就是这一条就够拘留几天的,待会到了警局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情,这样也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听着后面叶皇和秦月小声的谈话,袁明冷冷的一笑,对着两人说道。

    这次好不容易把叶皇这小子弄回局子里,自己不多关他几天好好整治一顿,那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了。

    十几天前在客来居自己被揍晕的那一幕此时的他想起来脸还一阵阵的发烫,自己这辈子没有那么丢人过。

    而这一切都是身后这小子所赐!

    “别理会他,这小子就傻帽一个,等着,我保证到了警察局这小子要把咱们送出来。”

    大拇指指着袁明,叶皇嘴里又是说了一句让袁明恨不得掏枪毙了叶皇的话。

    “姓叶的,别张狂,等到了警局我看你还能现在这么嚣张……”听着叶皇这鄙视自己的话,袁明一张脸几乎要成了猪肝色,咬着牙根很恨道。

    活了二十多年了,他袁明还没有被谁这般的辱骂过,但是今年短短的十几天里,这小子已经羞辱自己两次了。

    “就怕你有这个想法没这能力,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冷哼了一声,叶皇直接是不再理会对方,专心致志的开始揉搓起秦月的小手起来。

    而这个时候,秦月也发现了叶皇这占便宜的举动,小脸绯红带着意思嗔怒的瞪了叶皇一眼小声的骂了一句,“色狼!“之后便是把小手抽了出来向着外面看去。

    眼见那白嫩的小手从自己手里脱了出去,叶皇心里那个郁闷啊,早知道自己直接握着就好了,干嘛非要心痒痒的揉那么两下子啊。

    心里郁闷了一阵,叶皇直接是托着腮帮向外看去,反正自己已经给楚天歌发了信息,相信到了警局门口袁明这小子就该哭了。

    “不是老子要吓你丫的,是你小子实在***太不给老子面子啦!老子带着女人出去买衣服你他娘的都要堵老子,这事情能忍吗?”

    叶皇的回答是果断不能忍!

    车子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行驶到了黄花园立交桥之上,这个时候秦月却是突然拉了拉叶皇的袖子道。

    “叶皇,你看那辆车子一直跟着咱们呢。”

    “哪里?”

    “后面,左边,那辆尼桑,跟着咱们好一会了,有些奇怪。”秦月指着拐弯处露出了车身的尼桑车对着叶皇道。

    顺着秦月的手指,叶皇也发现了后面大约四五个车距后的尼桑车,这是一辆大约有七成新左右的黑色尼桑,属于那种混入车流之中根本不会被人注意的那种。

    然而此时,叶皇却是脸色有些变了,透过警车那黑色的车窗叶皇隐约看见了驾驶车子的男人,脸上一道明显的伤疤划过面庞显得有些狰狞。

    而且对方在看向警车的时候脸上明显带着一丝看猎物一般的阴沉的笑容,看到这一幕的叶皇杀手那种警觉姓立时提了上来。

    “袁警官,你还这是看得起我叶皇啊,竟然派了两车人来请我回去。”

    看了一眼外面那辆尼桑车,叶皇对着袁明自嘲般的说了一句,叶皇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实一下后面的车子到底是和袁明一伙的,还是另外的一拨人。

    “两车人?我这一车人都没用上,哪用得上两车人,告诉你别想着耍花招,这次谁也救不了你。”

    冷哼了一声,袁明转过了身继续玩起了手机来,前些曰子自己刚挂了个马子,这短时间正打的火热呢。

    相比于袁明这傻帽的轻松样子,叶皇却是整个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此时的他心中那股危机感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且这种危机波动不止一股,好似自己被人包围了一般。

    “怎么了?”眼见这刚才还嬉笑不已的叶皇转瞬间变得如此严肃,秦月心中的危机感也是升了起来。

    因为叶皇此时的眼神同上一次在倾国倾城外遇到强敌时几乎是如出一辙。

    “要出事情,我们被人盯上了。”叶皇脸色凝重无比的对着秦月说道。

    “那怎么办?”一听叶皇这样说,秦月的小脸立时跟着变的煞白起来。

    “见机行事,放心,不会有事的。”将秦月往自己怀里一拉,叶皇放在她身后的手却是已经放在了车门之上,只要一有情况便可以在第一时间带着秦月离开车内。

    而秦月此时也明白叶皇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于是直接是双手揽过了叶皇的腰部趴伏在了叶皇怀里,那挺翘的双峰直接是被挤压的几乎要撑爆内衣一般。

    坐在叶皇和秦月对面看守他们的两个警察却是眼睛差一点直了起来,秦月那一双**几乎让他们的眼睛都直了。

    若是放在平时,叶皇定然是要喷这两个家伙几句,但是此刻叶皇却是一双眼睛盯着立交桥外各处有可能埋伏的地方不敢有丝毫大意。

    立交桥之上上不接天下不着地,如果有人想要对自己动手非常容易。至少倘若是叶皇在路上想要对谁出手,立交桥之上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警车在立交桥之上转了个弯,在即将要驶入下坡的时候,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显示在了叶皇的视野之内。

    几乎是在车子刚刚看到那广告牌的一瞬间,叶皇眼神便是瞬间凝了起来,透过车窗远远的广告牌之上,一根黑黑的枪管从那微笑的女人嘴中伸了出来。

    “趴下!有伏击!”大吼一声,叶皇瞬间抱起秦月直接是趴在了车座下。

    而前面的袁明听得叶皇这一声怒吼也是下意识的躲到了车座一下,不过驾驶员却是没有那么好运。

    在他反应过来正准备弯身的一瞬间,警车的车窗之上便是被那重型狙击枪射出了巨大的弹洞,而那司机则是直接半截身子都被子弹打碎趴在方向盘之上死的不能再死,一身的血肉溅得到处都是,染红了车窗。

    本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