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上校军衔

作品:《特种教师

    “哦……这样啊,那以后我量力而行就是了。”嘿嘿一笑,叶皇答应道,心里却是想着找个时候试探试探这萧美妞是不是对自己真的有意思啊。

    “哼!估计是看人家是美女了吧?不然依照这个家伙的脾姓才不会出手呢。”

    楚清韵从后面露出头来一副很是不忿的样子道。

    “那可不一定,要是楚丫头你遇上这种情况我还是会救你的,虽然你不是美女……”

    叶皇将最后一句拖得特别长,好似故意在强调楚清韵不是美女一般。

    “你!你个臭混蛋,老娘要和你拼命……啊……”楚清韵听到叶皇这样说,整个人便有如刺猬一般全身的刺都炸了起来,眼中喷着怒火的向着叶皇扑了过来。

    此时的楚清韵在自己哥哥的勒令下已经是把一头的红发染了回来,还扎了一个马尾辫,就连身上的装束也变得跟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两样了,这个时候这个臭混蛋还这样说,不是故意气她那是什么。

    “好啦!清韵,不要闹了!难道没看出来他故意气你的吗?你也真是的,他说什么你信什么啊?难道你对自己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眼看着这楚清韵向着叶皇扑了过去,站在前面的秦月又是一阵晕倒,摸了摸额头赶紧的拉住后者说道。

    被秦月拉住了手,楚清韵气鼓鼓的撅着嘴巴,小虎牙咬的咯吱咯吱的响恨不得上去咬下叶皇两块肉来。

    “你也真是的,都这么大人了,非要跟清韵较劲吗?就不能让着她吗?”安抚好了楚清韵之后,秦月又是转头狠狠的瞪了叶皇一眼道。

    “哎……我说她不是美女是想说她是美少女,谁想到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扑上来了。”

    耸了耸肩膀,叶皇翻了翻白眼郁闷无比的说道。

    对于叶皇这话,众女自然知道这家伙是在狡辩,不过这句话却总比不说要好的多,楚清韵听了这话气也好似消了不少。

    “好啦,就属你最会狡辩,你要我拿回来的东西我已经放到你房间里了,你自己好好看一下,别到明天出了纰漏。对了,天歌刚才打了个电话回来,让你回来给他回个电话。”

    说完,秦月便是转身对着众女使了个颜色拉着楚清韵的手重新走上了楼梯。

    其他几女见叶皇回来,这里也没什么好说的之后,都是看了一眼叶皇跟着上了楼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最后只剩下叶皇独自一人站在大厅里,脸上却是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发现这秦月越来约有大姐大的气质了,今天要没有秦月在,估计这一阵子屋里又要乌烟瘴气了。

    但是因为秦月的存在却起了调和剂的作用。

    抹了抹鼻子,叶皇走上了楼,嘴里却是嘀咕道。

    “秦月这么好的老婆人选我可是要看紧咯,可不能让哪个混小子给中途拐跑了。”

    走上楼推开房间的门之后,叶皇便是发现了放在自己电脑桌前的一摞资料,随意的翻动了几下之后便是放到了一边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楚天歌的电话。

    他知道这楚天歌打电话给自己应该是关于昨天自己送去的弹射器有了结果才是。

    果然电话一通,对面的楚天歌便是透露出了一股子欣喜之情。

    “大哥!成了,这次你可是为我们华夏[***]方立下大功啦!”楚天歌在电话一通的瞬间便是对着这边的叶皇报喜起来,声音之中充斥了兴奋之感。

    “呵呵,用不着这么兴奋吧?说一说具体情况吧,上面什么反应?”听得楚天歌这犹如孩子一般的欢庆声音,叶皇脸上带着一丝笑容道。

    事实上在东西楚轻狂还未送上去之前,叶皇便猜测到了这种结果。这电磁弹射技术乃是现如今最先进的弹射技术,这一次华夏军方得到了,不高兴那才怪!

    “嘿嘿,我这不是高兴嘛。大哥,这次我父亲把东西交上去,连同着主席都全部震动了。说这东西可以让咱们国家海军往前跨越至少二十年,这东西的意义比咱们想象的貌似还要大!”

    “呵呵,那是当然。忘记告诉你了,交给你父亲的东西里,除了电磁弹射器貌似还有一份美国最新的航母射击图纸的初稿,虽然不是最终的,但是相信对军方帮助也不小。”

    “啥?大哥,不带这样刺激人的。我说我和父亲去了燕京,那群老首长拿了东西一个个都眼睛都红了呢,敢情大哥你里面还有赠品啊。”

    “我也是刚想起来。怎么样?你父亲这次有希望没有?”笑了笑叶皇继续问道。

    早就听楚天歌自己父亲明年很有可能胜任上将,不过一直没有传出确定的消息,相信这次应该有个准确信息才是。

    “嘿嘿,托大哥的福,老爹说今年冬天应该就可以了。对了,大哥,貌似上面对你也是非常重视。”

    “对我?我有啥好重视的?”一听上面还关注自己,叶皇心里一慌。自己就怕被国家捉去当苦力,故意让楚轻狂把这东西交上去,这要是因为这是把自己弄出去为国家当苦力那可就是赔大了。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听父亲说,主席旁边的一位老爷子貌似对你非常感兴趣。”

    “草!你老爹不会为了升上将把我也给卖了吧?老子就是想逍遥自在,别真的让我当苦力啊……”

    “大哥,您这是说哪儿的话。我爹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我爹说那位老人貌似是更上面一个层面的人,只对主席负责,他找你貌似是因为听到我父亲说你是血修罗的原因,具体的我也不怎么清楚。”

    “不过我父亲说这事情应该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了,我可是要恭喜大哥啊,主席亲自指示要授予你上校军衔呢,我这个特种大队队长混了这么多年也才这个军衔,咱们平级了。”

    说话间,楚天歌的语气之中带上了欣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