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城中村里的偷情事件

作品:《特种教师

    提着两大袋子女士用品叶皇走出了沃尔玛超市,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这沃尔玛还很会做生意,找了一帮子小美女来当收银员,吸引顾客啊,只可惜屁股和胸都太小了。还是秦月大美女她们比较符合我的口味,又大又翘。”

    想到自己以后将要和这样一个有着妖娆身段魅惑脸蛋的小妖精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叶皇就有些不淡定了。

    这样的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胚子要是穿上一身护士或者女警制服那还不是让人流鼻血啊。想着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叶皇心里美滋滋的提着袋子打着伞往家里走去。

    位于沃尔玛和叶皇家中之间的一段城中村最近一直在进行着拆迁改造工作,此时早已经是人去楼空冷清的连只狗叫声都听不到。

    由于雨下的越来越大的原因,加上地面上的泥土碎屑,叶皇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泞的路面上走着,嘴里骂道着,“这鬼天气,人家出来艳阳高照,老子出门瓢泼大雨啊,老子又不是龙王的女婿用得着这么照顾吗?”

    虽然叶皇嘴里这么大大咧咧的骂着,但是老天却是根本不留情,雨势变得更大,叶皇在城中村里走了一段路便发现自己来时的路已经成了汪洋一片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无奈叶皇摇了摇头转了个方向准备绕路看看能不能出去,实在不行就只能原路返回了。

    在这一段旧城区绕了大半截路叶皇终于是找到了一条回去的路,就在叶皇沿着这条只能通过一人的巷子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却是突然停住了身子。

    因为他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那声音断断续续好似极力忍住一般,听到这声音的叶皇一阵郁闷。

    “这城中村又没有人,你偷情就偷情吧,用得着这样忍着吗?想叫就叫是了,真是的。”

    摇了摇头,叶皇正准备继续往前走脚步却是再次的停了下来,这一次他停到了不一样的声音,在那隐隐约约的呻吟声之中他停到了女人的救命声。

    听到这略带沙哑和哭腔的救命声之后,叶皇知道恐怕这并不是什么男女躲在拆迁房偷情了,估计是强歼了!

    想到这叶皇的一张脸瞬间便是阴沉了下来,自从九年前小雪被冯天那杂碎糟蹋之后,叶皇对于这种事情便特别的反感。

    转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叶皇提着两大袋子的女士用品回身走进了一条巷子循着那若有若无的声音过了去……

    “你们是谁?放开我!你们这群没人姓的畜生!”城中村内,一间破旧的房间内,洛雨墨手里拿着一块转头躲在墙角不断的挥舞着,眼中带着惊恐和畏惧的看着自己身前包围了自己的四个大汉。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会人绑架了,今天她原本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准备从这城中村抄近路回家,却是没想到会突然出现四个大汉把自己强行拖进了这里。

    要不是刚才自己猛地咬了对方其中一人一口挣脱开之后,估计现在的自己已经被这一群四个畜生给糟蹋了,但是现在自己依旧没有解决危机。

    “嘿嘿,我们是谁?我们自然是你的好哥哥啦,小妞,乖乖的顺从哥哥,今天你就少受点苦头,若是不从,哥哥可是要在你那白白净净的脸蛋上刻上几道哦……”

    四个大汉之中为首一人是一个长的极其魁梧的莽汉此时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耍着花对着躲在墙角的洛雨墨带着银邪之意的威胁道。

    “你无耻!你们这是绑架知不知道?你们再不放我走,我就喊人了!”此时的洛雨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巨大的恐吓已经让她一个弱女子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极限。

    “绑架?呵呵,你猜对了,今天我们哥四个不仅绑架还要强歼呢,想要喊人?有本事你就喊啊,我倒要看看哪个傻帽敢进来,老子一并把他给宰了!”

    为首的汉子对于洛雨墨这话根本就是直接无视,这种城中村平时就没几个人敢进来,再加上下雨更是没人经过。就算是眼前这小妞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的。

    听到对方这么一说,洛雨墨眼神之中带上了一丝黯然之色,虽然不愿意眼前这混蛋的说法,但是洛雨墨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是一个道德缺失的时代!是一个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时代,平常的情况下路边发生了抢劫的时间行人都装作没有看见,更别提现在自己被绑进了这无人的城中村了。

    洛雨墨那窈窕的身子贴着墙壁缓缓的滑落,最终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她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结果,被眼前四个没有人姓的畜生轮歼然后杀人毁尸从此消失在这个没有人情冷暖的世界里。

    此时的洛雨墨脸上不再有刚才那般的恐惧反之带上了一抹苦笑,眼泪更是簌簌的落了下来,想到自己为了有尊严的活着拒绝当小三,当二奶,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洛雨墨便感觉到这天道的不公。

    为何自己辛辛苦苦的工作认认真真的做事生活最终却要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想不通,也无法想通!

    “老大,这小妞吓傻了吧?”一旁跟随着莽汉而来的小弟看着洛雨墨那带着一丝绝望的笑容道。

    “这是他自找的!白总如此的看得起他,让她做白总的女人他不从,还三番四次的给白总脸色看,这次白总让我们处理了她也是她自己找罪受,活该被我们哥四个戳!”

    为首的汉子看着那瘫坐在地上我见犹怜的身影,心里就是一阵痒痒,这种货色的美女他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尝到,而且听说还是个雏怎么不让他兴奋呢。